塞林格 的文字

 “吾人知悉二掌相击之声,然则独手拍之音又何若?”塞林格把这段公案放在了九个故事的前面,毫无疑问不是随意之笔。那么,他想说什么呢?二掌相击以发出声音,这只不过是个常识而已,差不多人人都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看到到也听得到,以至于只要想到手掌之 ...
他说:“我想象你这样骑马瞎跑。将来要是摔下来,可不是玩儿的——那是很特殊、很可怕的一跤。摔下来的人,都感觉不到也听不见自己着地。只是一个劲儿往下摔。这整个安排是为哪种人作出的呢?只是为某一类人,他们在一生中这一时期或那一时期,想要寻找某种他 ...
本帖最后由 马飞 于 2011-5-25 20:16 编辑 译:李文俊     旅馆里住了九十七位纽约来的广告业务员,他们简直把长途电话线全给霸占了。住507号房间的那位姑娘为了通长途只好从中午一直等到快两点半。不过她倒也没闲着。她看了小开本妇女杂志上登的一 ...
何上峰译 都快三点钟了,玛丽·简才总算找到了埃洛依斯的家。玛丽·简向跑到车道上来迎接她的埃洛依解体说,本来一切都绝对顺当,路总怎么她她记得真真儿的,直到她拐开了梅里克林阴道。埃洛依斯说:“是梅里特林阴大道,宝贝儿,”并且提醒玛丽·简她从 ...
接连五个星期六的上午,吉尼·曼诺克斯都跟她在贝斯霍尔小姐学校的同班同学塞利纳·格拉夫一起,在东区网球场打网球。吉尼毫不掩饰地认为,在贝斯霍尔小姐的学校里——这所学校明摆着全都是大号的讨厌鬼——而塞利纳更个特大号的讨厌鬼,但同时她又从没听说过 ...
本帖最后由 马飞 于 2011-5-25 20:39 编辑 李文俊译 1928年,我九岁那会儿,怀着最强烈的 esprit de corps ,我参加了一个叫“科曼切人俱乐部”的组织。上课日每天下午三点钟,在阿姆斯特丹大街附近109街上的第165公立学校男生出口处,我们二十五个科 ...
何上峰译 晚秋时节一个小阳春天气的下午,四点刚过。女仆桑德拉紧抿双唇,从厨房那临湖的窗子边走开,从中午到现在,她这样做已经不下十五、二十次了。这一回走开时,她不自觉地松开又重新系上她围裙的带子,试试对她那肥大的腰身松到什么程度才算最合适 ...
李文俊 何上峰译 就在不久前,我收到一份航空寄来的请柬,邀请我参加4月18日在英国举行的一次婚礼。这倒是个我愿意为之付了些代价去参加的婚礼,刚收到请柬时,我原以为没准真的能出国一趟,坐飞机去,花多少钱倒是无所谓。可是,后来在跟我太太(那可是 ...
何上峰译 电话铃响起时,灰白头发的男人问姑娘,口气里还稍稍带着几分恭敬,她是不是觉得他还是不接为好。姑娘像是从远处听到他说话似的,她把脸转向他,一只眼睛——给光照着的那只——紧闭,那只张开的眼睛,尽管有点让人看不透,却是特别的大,而且湛 ...
假如这样做确实有任何意义――其实它连开始有点儿意义都还没有――我想,我可能会以此篇拙作――不管它有多少价值,特别是它在某些段落上是否稍稍有点粗鄙,来纪念我那位已故的粗鄙的后父罗伯特·艾加德加尼安,人称小博比,连我也这么叫他――他于1947年死于 ...
假如这样做确实有任何意义――其实它连开始有点儿意义都还没有――我想,我可能会以此篇拙作――不管它有多少价值,特别是它在某些段落上是否稍稍有点粗鄙,来纪念我那位已故的粗鄙的后父罗伯特·艾加德加尼安,人称小博比,连我也这么叫他――他于1947年死于 ...
“小鬼,要是你不马上给我从那只包上下来,我要让你有好日子过。我可是说话算数的,”麦卡德尔先生说。他是从靠里面的那张单人床——离舷窗更远些的那张床上说这话的。他哼了一声,与其说是在叹气还不如说是在出怨气,同时火气挺大地用脚把盖在脚踝上的床单蹬 ...
塞林格
收集到看板
  <<返回云图 塞林格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20-7-13 17:1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