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感] 高高的树下有槟榔

查看: 421|回复: 0
好久不见 发布于 2013-2-26 15:19:11

邓丽君有一首歌叫《采槟榔》,大意是这样的,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小伙子爬树采槟榔,小妹妹提篮抬头望,望什么呢?不是槟榔,是情哥哥他又美他又壮。歌 曲俏皮动听,加上邓丽君甜美的嗓音演绎,好一幅乡间美景。

很多大陆客去过台湾旅游,路旁见得最多的就是槟榔摊。甭管男人女人来旅游,几乎一个心思,要看看槟榔妹子。都说槟榔妹子好看又开放,到底是不是如此,似乎需要亲眼所见 才算数。

台湾人称卖槟榔的女孩子为槟榔西施。大抵能称为西施的,模样惨不到哪儿去,再加上身材娇小苗条,那些俏丽的小姑娘是一个赛一个的火辣。台湾人说这叫清凉。怎么个“清凉 ”法,你可以上网查查,槟榔西施的解释,就是“一种在台湾特有的职业,是由穿着稀少、性感的年轻女性在路边招揽并且贩卖槟榔”。

在台湾久了,几乎想不起来当年初到台湾时,如何变着法儿地去街上闲逛。只记得有一回,和电视台的哥们聊天,他告诉我,你这种方式了解槟榔西施,只是隔靴搔痒。他说电视 台采访了一个欧洲人,吃住在台湾十几年,居然只是为了跟拍一名槟榔西施。我啧啧称奇,这家伙够执着的,槟榔西施有啥好拍的,能花上十几年时间去研究。朋友说,你不是也 好奇嘛,台湾的槟榔西施,已经成为一种文化,你是文化人,用你的视角去看看,说不定比这老外还能有感觉。

这下,我就有了动力,也有了“借口”,“只好”从命去街头转转了。

不过,真的认真去找,却没发现多少“清凉”的西施。灰头土脸地给哥们打电话,他哈哈大笑着说,你不是认识警察局的人嘛,你何不问问他。

我怎么琢磨怎么觉得这话里有话。电话那头,警察局的朋友也是从诧异到恍然,他笑着说,老孟,你要是能在城里找到剥光猪一样的槟榔妹,那我这饭碗可就不保了。卖槟榔在台 湾是合法生意,但槟榔妹穿不穿衣服那是风化问题。城里的槟榔摊,基本都是很正常经营的,见不到有伤大雅的赤裸娇娃。不过,你要真想看,去城市周边的城乡接壤处,说不定 有新发现。说完他神秘地跟我说了几条重要线路。

若不是高人指点,哪能这么快按图索骥找到窝点。胯下摩托几乎瞬间就开到了城边交流道附近。交流道类似于大陆的高速路进出口的辅路,来往车辆很多,以专门从事长途贩运和 在城乡往返的商人居多。在路边槟榔摊一停车,身着清凉薄露透的美少女就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美女一手持槟榔,一手拿着零钱,用不了几秒钟就能完成一单生意。

我远远地看着她们的神态,发现西施姑娘的笑容几乎在转身的刹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有的司机,更是伸出咸猪手,揩油吃豆腐,拍照片的更是司空见惯。我倒没看出姑娘们有 什么异样神态,我想这大概已经习惯了,或者麻木了吧。

什么看久了也就没有美丑之分了,我还是决定回去,看能否找到几位槟榔西施,交流才是最好的了解。

离家不远的路口,就有一个很正规的槟榔摊,老板娘带着几个妇人在小桌上剥槟榔皮,包叶子,还往上面涂抹一种石灰。我准备买来一颗尝尝,老板娘笑着摇摇头说,你没吃过, 还是不要碰这玩意,吃槟榔会上瘾,和抽烟差不多,更是会得口腔癌的。

这时,门口有位骑摩托来买槟榔的老先生,付款时,我才看到老先生右边半边脸几乎凹陷到口腔里。老板娘递给他一包槟榔,接过钱后对我说,你看看,这就是嚼槟榔的后果。台 湾人对槟榔的感觉就是爱恨交织。

老板娘一边继续包着槟榔,一边又像自言自语地说,早年台湾人做工很苦,时常要早起晚归地干活,香烟是有钱人的玩意,穷人是抽不起的,累了,困了,就想提提神好继续干活 ,槟榔就派上了用场。但这样卖槟榔,每天也赚不了几个钱,这种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我趁机问她,怎么城里看不见清凉打扮呢?

老板娘笑了笑说,谁说城里就不清凉了,以前我年轻时也会哟。不过,以前穿内衣就算很大胆了,现在,尤其城外,不穿的都有。这些年城里对衣着什么的做了规定,也做从业资 格审查,那些乱七八糟的才少了。

她说,谁不想体面做生意,可竞争难啊,这个行业面对的就是很底层的人,你不清凉,就没有回头客。但人也确实懒了,好逸恶劳,别看一包槟榔不值几个钱,可有些西施“额外 收入”却很多。

她停了停,叹了叹气,人都难啊,不过这年头,人也都退化喽,没了道德底线了。哪里不是这样,台湾是这样,你们大陆也差不多吧。

来源:中国周刊

被以下看板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0-22 16:5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