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碧仪:幸福和想象力有关

查看: 468|回复: 0
湘南 发布于 2013-7-4 15:15:29
89_104911_19.jpg


一个暑热蒸人的夏夜,一间住着8个发热的青少年,却只有两台小电扇的宿舍,汗水让皮肤和竹席难舍难分。我热得像是锅里的活虾,怎么也睡不着,只好开始想象吃刨冰:一定要是一盘非常绵密,堆得很高,绵得耐不住暑热,边缘慢慢化开的牛奶刨冰。吃到嘴里,甜甜的红豆炼乳冰凉地滑过喉咙,冰得连铁勺上也结了霜,把那冰凉的金属含在嘴里,它却一直也不变热……

每一个人的脑子里都有另一个世界。在我们发呆、做梦、走神的时候,就成了这个世界的居民。大多数人的人生,也许有过半的时间,都是在自己脑中的白日梦世界度过的。我重新回到了17岁,穿上了那条太贵而没舍得买的裙子,刹那间,一盘金灿灿带一碟葱油的白切鸡放在我的面前……在我的白日梦世界,一切都已经发生。

如果没有想象力,坐拥钻石山,也只是守着一堆碳。“美食”、“旅行”、“恋爱”,这一个名词两个动词,若非你在脑中给它们赋予了各种想象:巧克力蛋糕、沙漠里璀璨的群星和心动的瞬间……那么,它们和“臭豆腐”、“攀岩”、“烧水”,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从小就是一个吃货加一个幻想家。身为一个吃货,常常都把故事情节都忘光,却只记得里面提到的吃的。比如说小时候念过一个童话故事《龙子太郎》,讲的是太郎的妈妈最后化为龙,载着他为农民们开垦农地的故事。我从没有幻想搭上龙,却总是好奇龙子太郎的妈妈用来代替奶,让他舔着长大的眼珠是什么味道。

小说和电影中的虚构角色偶尔会出现在我的厨房,与我分享他们的独家美味。比如说《教父》里由阿尔帕西诺饰演的黑社会老大,他的独家番茄酱指导非常详细:“首先在锅里放一点油。放点蒜,炒。然后丢点番茄、番茄酱,注意别粘锅。等酱开了,丢进香肠和肉丸。再加点葡萄酒和糖,这可是我的小秘密。” 这之后,几乎所有的黑帮电影都要出现煮饭的情节。自己在家试着煮这味“教父番茄酱”,会不会尝出血腥味?毕竟在电影里,比黑手党的血更红的就只有番茄酱了。

还有那年轻时在小酒馆里倒腾菜的村上春树,是少有的居然可以让人把他的小说出成食谱的家伙。在《寻羊冒险记》里,主角在一个大雪封路的大屋子里住了老长一段时间,期间什么也不干,就是天天换着法子做菜吃,还胖了!

最近在机场拣到一本叫做《别墅女孩》的小说,本来只想随便翻翻打发时间,结果看得欲罢不能。是一个自闭的小姑娘,在意大利餐厅二代和橄榄园主熏陶之下,成长为一个吃货加食物摄影师的故事。场景围着意大利传统餐厅和家庭的厨房打转,整本书都是吃吃吃,半本都可以当食谱用。作者Nicky Pellegrino出了10本小说,几乎全绕着吃打转:《生命的食谱配方》、《美味》、《吉卜赛茶房》……下次搭飞机我也许还会看她的书,这样飞机餐里那瑟缩的煮青豆,可能会显得比较美貌吧!

来源:南都周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4-27 01:1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