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者的残甲片鳞

查看: 594|回复: 0
甘多夫 发布于 2013-12-13 18:54:29
理想主义者的残甲片鳞.jpg
人由时尚,随波逐流,不光随逐于穿戴。宗教时代,人的理想寄托来世;革命时代,人的行为围绕政治。物欲时代,人的行为与理想,则皆不离物质,赫胥黎担心的“人们自发不读书”,果就成了现实。现实的荒诞,远非不读书这么简单。
“伤痕文学”作家卢新华推出的新作《伤魂》说:“过去的伤痕是历史制造的,有人抽打、强加给你的;现在的伤痕是我们自己割的,开始割得不以为然,后来发现有一个很大的口子了。对财富的贪婪和执著,就是这个时代的伤痕。”一个时代的幸与不幸,隔代方可大致看个究竟。所有伤痕,都曾是结疤前的伤口。物欲时代的伤痕,是唯利是图,见利忘义,蝇营狗苟,冷酷无情。南怀瑾感叹道:“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期威胁人类最大的是肺病,二十世纪威胁人类最大的是癌症,二十一世纪威胁人类最大的是精神病。现在是精神病开始的时代了,我发现很多年轻的孩子们精神都有问题了。”丰取刻与,得陇望蜀,贪婪是精神上的病,尚憎驽恋栈,肯羡鹤乘车,恋栈也是精神上的病,王云五于1963年11月诗云:“良朋满座终须散,笙歌永昼夜难连。此日挂冠恰到好,再留不值半文钱。”凡事适可而止,不为已甚,但大道理人人尽知,小情绪却难以自控。

众人皆为病人时,健康者反倒成了病人,然健康者毕竟是无疾人,还是看出了其中的是非。钱穆就说:“一切物质生活全没有多大深度,因此影响于全部人生的,也并不深存。乘飞机,凌空而去,只是快了些,并不见得乘飞机的人,在其内心深处,便会发出多大的变化来;若使其人终身囿于物质生活当中,没有启示透发其爱美的求知的内心深处。一种无底止的向前追求,则实是人生一最大缺陷而无可补偿。人生只有在心灵中进展,绝不仅在物质上涂饰。”

物欲特征之成型,与社会总体的价值取向有关。较之西欧,美国刚刚经历过这样的时代,留下过诸多恶行,为此,罗伯特·肯尼迪说:“国民生产总值并没有考虑到孩子们的健康,他们的教育质量或玩耍的乐趣;它也不包含诗歌之美和我们婚姻的力量、公共争论的智慧以及官员的正直。它既不衡量我们的敏锐,也不衡量我们的勇气;既不衡量我们的智慧,也不衡量我们的学识;既不衡量我们的怜悯之情,也不衡量我们对国家的忠诚。”忍受过物质生活之匮乏,物质必然成为其首要追求,水激逆流,火激横发,正如禁欲过后,必然是纵欲。贫贱立品,富贵立身,不再追求物质时,已是追求物质者的下一代,或下下一代,时间将筒子瓦换成鱼鳞瓦后,瓦松还是倔强地伸展出来。木心说:“将宗教作宗教来信,就迷惑了;将哲学作哲学来研究,就学究了;将艺术作艺术来玩弄,就玩世不恭了。艺术本来也只是一个梦,不过比财富的梦,权势的梦,情欲的梦,更美一些,更持久一些。艺术,是最好的梦。”渴望梦想之人,迟早会与梦想相遇,正如相信爱情之人,终究会与爱情邂逅。

胡适《毕业赠言》云:“诸位毕业同学:你们现在要离开母校了,我没有什么礼物送给你们,只好送你们一句话罢。这句话是:‘不要抛弃学问。’”这句话也可理解为“不要抛弃理想”,学人的理想是学问。志不可一日坠,心不可一时放,一个人借故抛弃理想,无论如何不值得原谅,尤其对于具有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学人。有些理想,惟有远离物欲时,方可清心轻身接近,譬如文学。孙犁《庚午文学杂记——作家与道德》云:“文章穷而后工。自己不能图大富大贵。鲁迅引用外国人的话说:创作如果要丰收,最好的办法,是使作家多受苦。生活太幸福,就没有花儿开放,也没有鸟儿歌唱了。”“达官,贵人,富商,大贾,都不会成为作家。但如果他们失败了,还是可以写出好作品的。”窗前独榻,闲庭一人,乱世犹闻读书声,沙中时有悠然闪烁,便是理想主义者的残甲片鳞。

物欲主义者为工作而生活,理想主义者为生活而工作。翰卿墨客,缁流羽士,逸老散人,那些不赶时间的坚持,棋罢不知人换世,漫如张可久的一首小令:“掩柴门啸傲烟霞,隐隐山峦,小小仙家。楼外白云,窗前翠竹,井底朱砂,五亩宅无人种瓜,一村庵有客分茶。”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那些随遇而安的疏懒,微风习习淑气飘,散若郑板桥的一段闲语:“见一片荒城,半堤衰柳,断桥流水,破屋丛花,心窃乐之,若得制钱五十千,便可买地一大段,他日结茅有在矣。”如此而已。

来源:介子平

被以下看板推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1-17 03:0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