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雨潇潇

查看: 792|回复: 0
好久不见 发布于 2015-5-14 22:57:19
middle_20091113_6586f8a35d1c7ba0a95dChzrc893ztKg.jpg


晚春来雨,窗外潺潺几日,似乎迟了;但绵雨初歇,寒气倒卷回去,四下清凉,好像这也才是春天的样子;南方城市前些日子早来的热变得无趣了。

雨后如洗,花重叶低,红瘦绿肥,一时润泽喜人的,一时又花落伤心,物候引发的思绪让我想到要读沈从文。家中存的这套《沈从文别集》二十种(岳麓书社,2002年7月)是向来喜欢的,张充和在序里说,“从文生前,曾有过这样愿望,想把自己的作品好好选一下,印一套袖珍本小册子。不在于如何精美漂亮,不在于如何豪华考究,只要字迹清楚,款式朴素大方,看起来舒服。本子小,便于收藏携带,尤其便于翻阅……”,我想要的书也正常常是这般。这是怀仁之人的想法了,推己及人,爱重心软,出书不要硬壳子,炫门面,只是对读者要体贴,也温存。

沈从文先生的文字讲的是古旧偏僻之地的事,好在笔法不隔不旧,隔了一些年代再读更有类似于几日来倒春的清凉润沁。“竹林中一息斑鸠声,浸入我迷蒙意识里。一切都若十分陌生又极端荒唐。”(《雪晴集》)这岂不是现代的笔法。
最好的是写季节光景:

“薄暮的空气极其温柔,微风摇荡大气中,有稻草香味,有烂熟了山果香味,有甲虫类气味,有泥土气味。一切在成熟,在开始结束一个夏天阳光雨露所及长养生成的一切。一切光景具有一种节日的欢乐情调。”(《月下小景》)
“溪涧侧是一丛丛细叶竹篁,顶戴着一朵朵浮松白雪,时时无风自落。当积雪卸下时,枝条抖一抖,即忽然弹起一阵雪粉,动中越加见得安静。”(《雪晴集》)

从前的文人心肠软筋骨不软。情感家事都有定见,会识人,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不游离逡巡。沈从文先生当年给张充和写信,女孩子最初是反感的,后来终究成事,人是诚挚而有气血的,嫁便没错。身后《别集》多得有张充和张罗着整理成书了,最是可心。吴学昭写父亲吴宓与陈寅恪两先生的友情过往,陈寅恪先生久未婚,朋友介绍多不中意,却因听说一幅署名“南注生”的诗幅寻访前去,就此找到终身伴侣。家世的渊源,陈先生知道“南注生”是清朝最后一任台湾巡抚唐景崧的别号,猜到诗幅的主人是其后人,“索引”而得夙缘,说浪漫也不过如此。(《吴宓与陈寅恪》,吴学昭著,三联书店,2014年9月)

感时伤世,见不得落花,吴学昭书中写王国维先生自沉前有书扇落花诗四首,“本意阴晴容养艳,那知风雨促收场。”“委蜕大难求净土,伤心最是近高楼。”吴宓先生后来也写八首落花诗,“漫疑轻薄伤春意,白日韬光世已沉。”陈寅恪先生又有《残春》两首,“雨里苦愁花事尽,窗前犹噪雀声啾。”

雪晴天,竹枝上的浮松白雪无风自落最让人生情。我想到,雨后,窗外的簕杜鹃既已纷纷,落便快落,全意再期明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1-19 03:3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