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事

查看: 639|回复: 0
巴豆 发布于 2015-6-23 23:42:30
1041.jpg


我生于1965年8月,为巳蛇。2013年为本命年。记得当年初的一个雨雪天,去位于青城外山山腹的青峰书院看望何洁大姐,她刚好大我两轮,同为蛇。她认为本年蛇年生人“犯太岁”,特意为我求了一道符,嘱我随身携带。

2014年年初,蛇年生人的日子据说要到初四才过完,在初二我就因为一些琐事不得不搬出去了。大年二十九那天,国画大师陈子庄三儿子陈寿民还带来两瓶好酒与我痛饮,算是过年。酒意中回家,下午切菜右手受了较重的刀伤,切开了一个几厘米的大口。我搬到诗人骆耕野主持的非马美术馆生活区。透过窗外摇曳的草本,远处“环球中心”向上翘起的飞檐,金光流淌。附近全是农田,到4月已经被油菜花和蜜蜂全部包围,翠绿,而后浅黄,接着是一片逼人的灿灿黄金。

偶尔,几只蜜蜂和蝴蝶飞临书案,为我带来草木回阳的消息。

某天,因为下水道堵塞,我只好请骆耕野设法。诗人操起锄头,干了大半天,疏通了。他事后告诉我,在沟边菜花地,距离我窗台几步的地方,发现一个土瓦罐,里面有一条冬眠的乌梢蛇。蛇显然还没有醒来,被惊动了,渐渐窜出,行动迟缓,打开了它两米长的身躯。骆耕野没有伤及无辜,又将蛇装回瓦罐,扔到菜花地深处。

几天之后他才告诉我这事,我内心略略一惊。记得读高中时,我有一段时间住在大山铺的我父亲同事的简陋工作间里,房外也是菜地。某个清晨,突见一条黄金色的小蛇缠绕在床头,惊起,抽刀,一挥两段。还向人炫耀……这件事,我后悔不已。

在古人看来,逢巳的年逢巳的月逢巳之日,都与蛇有关。宋代李石《续博物志》:“巳日巳年不杀蛇。”这样的习俗,也见于宋代张耒《放二蛇》诗:“二物穴我居,岁月亦已老。一朝双擒获,蜿蜿出幽草。安行免噬啮,敢望吐珠报?巳月不杀蛇,昔贤有遗告。”

不杀蛇,《续博物志》讲日子与年份,《放二蛇》诗讲到了月份。巳年不杀蛇,巳月不杀蛇,巳日不杀蛇,只因逢“巳”,它的属相蛇受到特别的优待。尽管十二生肖其实只是一组序数,是以属相动物充任序数符号的序列,因为巳月的关系,江浙、四川的民间在四月就要为蛇过生日了。

几个月后,矛盾缓解了,我又搬离了那个菜花盛开的地方。我知道,某种天道的机变在对应中呈现,而后消匿了。就像我在汗牛充栋的书库里苦苦寻找一本书,它乍现,但我思维走岔,觉得伸手可得。但稍一迟疑,它就回到了一种难以辨认的懵懂状态。没有被阅读过的书,像没有开光的器皿,拒绝了内蕴之光,也像是努力学习“机扎钞票”的土豪。

我生在蜀国,其实“蜀”也是毒虫啊。甚至有学者以为,“蜀”颇像昂首而立的王蛇。无须深究,委蛇之它,顺势而安。当然,更要纵目。

文/蒋蓝   转自南方周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1-19 03:32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