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藤兼人《午后的遗言》

查看: 893|回复: 0
三流堂主人 发布于 2012-6-1 09:52:38
昨天接到短信,日本导演新藤兼人于6月29日上午10点24分逝世,发短信的朋友大概不相信新藤兼人可以活那么久,直接写了个:享年91岁。我立马回复他:不,是一百岁。之所以如此确信,是因为前一段正写一篇他的电影《午后的遗言》的文章,并且一直渴望寻找到他的最后一部作品《一枚名信片》。
   
媒体发布他逝世的消息,用了一个词:寿终正寝。但看过《午后的遗言状》的我,却想用电影中一句台词来说他:就活到这里吧。对我来说,《午后的遗言状》是最不同于他往日风格的作品,但却是我的最爱。他仿佛是为那一代风华绝代的演员在拍,也是在为自己在拍。
------ cooldogdongzi
《午后的遗言》:“就活到这里吧”
新藤兼人 Kaneto Shindô.jpg


1、
   
1995年,新藤兼人83岁,夫人乙羽信子71。被喻为昭和时代最会演戏的女演员杉村春子, 86岁高龄。同为一代女优的朝雾镜子,74岁。能乐大师观世荣夫小他们一些,不过也已68。这样一个演员阵容,共同出演新藤兼人的《午后的遗书》,让人不禁想起九十年代人艺舞台,一群老演员最后演《茶馆》的情景。
据说后来的于是之,还在2002年再次登台演出过一次《茶馆》,因为老年痴呆症的困扰,老人在舞台上忘了词。观众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没有一个人出声,谢幕时,台下所有观众齐声大叫:“于是之老师,再见了,再见了。”
   
事实上,当新藤兼人要拍这部《午后的遗言状》时,很多人都觉得,这可能也是这一代导演与演员的最后绝唱。对于其中的三位女角,的确是这样。
   
乙羽信子当时身患肝癌晚期,当年就已离逝。两年后是杉村春子,再两年是朝雾镜子。八年后,则是观世荣夫。
   
说这部电影,先讲这么些幕后花絮,等于提前把电影中的一个重要道具石头先派上了场。
   
那块石头生长于山间溪流,被一位山中的老木匠捡了去,搁在为自己打造好的棺木之上,老人自杀离去,石头下压一张写在棉被店特卖广告背面的纸条:“就活到这儿吧。”
   
极富盛名的演员森木蓉子(杉村春子饰)到她的山中别墅来避暑度假,听帮她料理房屋的仆人丰子(乙羽信子饰)讲到的第一个事情,就是这位83岁老人的猝然离世。他死时财产还有2500万,说明他的确不是穷困而死,而是真认为自己活够了。那块石头,是让人用来砸棺材的钉子的……
   
故事由此开端,很快就有另两人登了场。蓉子当年演戏时的朋友登美江夫妇(朝雾镜子、观世荣夫饰)来访,相见时才发现,登美江已经患了老年痴呆症。痴呆的登美江带给这部电影足够的喜感。她不仅吃鱼吃得技艺高超,匪徒持抢进屋,只有她,不需要脑子判断就直直地去夺枪。这场战役很快伴随着警察到来而结束,但登美江的喜感还在后头。警察奖励这群老人的勇斗暴徒,让他们去警察署接受奖金。
   
登美江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直直地站在那里,冲严肃的警察伸舌头。爱她的老伴慌忙从她的舌头上取向糖果,说服她接受奖状与奖金的两句台词妙不可言:“嗯,像领毕业证那样多好。”“像领压岁钱那样吧。”
登美江在警署署长伸过手时,突然亲了警长脸颊一下。这出其不意之举,差点没让他昏将过去。
   
登美江最后一个颇富喜感的动作是在之后的餐厅中。她的老伴在点菜后便将奖金拿出来,而蓉子与他互相推让。登美江二话不说,就将奖金就揣进包包。她那种痴呆中透着的天真喜感,真是看得人忍俊不禁。
   
从蓉子家告别离开,这一对夫妻后来的故事,是前来探访的记者所讲。她从报纸上看到二人在海边自杀的消息(报纸上用到了“觉悟心中”四个字,也就是殉情之意,其实这等于是会错了意),便摸着线索找到了蓉子。第二张遗书的故事就从这里讲起了:登美江夫妇一路旅行,回到了故乡,但他们没进村子,却返身住进了海边的旅馆。第二天他们离开,登美江一派天真地拿走了旅馆房间的红汽球。他们就是这样相扶着走向大海,海边留下他们全部的行李箱,还有一张写给蓉子的遗书,写在旅馆收据背面,只有四个字:承蒙关照。
他们口袋里只留了一万日圆,并明确写下:请用这些钱处理我们的后事。
   
蓉子与丰子到海边拜别亡人,返回别墅时,她们之间的冲突却才开始展开。仆人丰子告诉蓉子,即将结婚的女儿,原是她和蓉子丈夫所生。两个老人像孩子似的斗了嘴,但很快就趋于和解。丰子说:“都这把年纪还争风吃醋,真不害臊。” 蓉子嘴硬心不硬地说:“一百岁都要争风吃醋。”

午后的遗言 午後の遺言状.jpg


2、
   
八十多岁的新藤兼人写这部戏时,第一对象就对准了杉村春子。
   
杉村春子(1909—1997),可是日本昭和年代电影界的“宝”。她生于广岛,1927年考入筑地小剧场,开始演员生涯。她在小津安二郎、成濑巳喜男、黑泽明的电影中都出过镜,如果你暂时对这个名字对不上号,就回忆一下那些电影:《东京物语》、《饭》、《晚春》、《秋刀鱼之味》、《浮草》中妈妈的角色。有时还是事事儿的妈。反正小津基本把演员当符号来用,但到了杉村春子,她总是能给符号赋上些人间活气。所以是昭和时代“最会演戏”的女演员。
   
《午后的的遗言》中,蓉子俨然就是杉村春子的写照,连她和朋友登美江忆起昔日共排的戏,排戏场所都放在了她曾呆过的筑地小剧场。而她曾有过的一位情人,就是为她写过《女人的一生》的剧作家森本薰。新藤兼人把戏中蓉子丈夫的姓氏写成森本,而杉村春子也欣然接这个戏,这里面真是戏里有戏。
新藤兼人最早是沟口健二的助理,但他自己的影片风格,却是另外一路。当年他起用乙羽信子拍《裸岛》,整部电影没一句台词,音乐同样是林光所作,但更多采用的是自然音声。而在晚年这部电影中,新藤兼人写下无数意趣横生的台词,而林光的音乐,也没有采用山野乡间的自然音响,倒像是从维瓦尔第的《四季》琴音中幻化而来,催发的是人内心的生机。
   
影片最后,蓉子返城继续拍戏,丰子关闭了山间别墅,她没有忘记和蓉子一起在山中捡到的那块石头,她把它还回山溪之中。
   
在面向人生苍茫的暮途,他们有人选择“就活到这里吧”,蓉子选择继续活,当年所排契诃夫《海鸥》《三姐妹》的台词,仍然能够随时记起:“听到那音乐,我就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要如此痛苦”,“可爱的姐妹,生活还没结束呢。”
   
在乙羽信子离世后,大概新藤兼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吧。有关他的最新一条新闻是,他去年拍的《一枚名信片》,又获日本每日新闻concours电影奖。同时获得第三十五届日本奥斯卡奖最佳导演奖。
   
2012年的新藤兼人,已经是百岁老人了。(写于2012年3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1-21 10:44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