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读诗

被遗忘的经典诗歌(二)任洪渊

查看: 914|回复: 1
王晴 发布于 2011-6-15 23:10:44
任洪渊,1937生于四川邛崃,现居北京。出版诗集有《女娲的语言》等。

黄昏时候

把我和李商隐拉到
同一条地平线上
  牡丹花开败的地平线上
黄昏涨着 从他的眼睛涨过我的眼睛
消失了辽远
一片暗红

就是这一次落日落成了永恒
半沉的 在他的天边在我的天边
  朦胧了他和我的黄昏
  朦胧了今天明天的黄昏
  朦胧了圆满失落的黄昏
  朦胧了起点终点的黄昏

李商隐的那一个 夕阳
是他刚刚吐尽春天的 蚕
将死还未死 总停在最美的一瞬
         等着咬破夜
而我把我的夕阳抛下了
抛成一个升起 给另一个天空
把所有的眼睛拉成一条地平线
        开满红牡丹

我的升起会降落为他们的夕阳
在他们的天空下和我共一个黄昏


秭归屈原墓

我不信
那芳洁的荷衣,和兰与蕙
  缀成的华美的花环
已经被大地永远收回
埋在这座坟茔
我不信
那顶山一样崛起的峨冠
  和腰间嵌着星月的长铗
也埋在这里,变成了泥冢的土
再没有来寻找这冠这剑的人
我不信
那以前额叩开过天庭门扉的头颅
  再也撞不破地下死亡的门户
那双手臂,那双抱起过崦嵫山
  匆匆落日的手臂
能平静地抱住墓上一天一天的黄昏
我不信
那上下求索的脚步,最终
  就走到这里停在这里
那漫漫的漫漫的路的终点
  就是回到起点,结束在故园的家门
那飘风,云霓,凤凰
  以及为太阳驾车的羲和
载他周流四极,却载不起这一方坟土
也在这里邈远散去,踪迹难寻
我不信
那对天发出的一连一百七十多问
  就这样被一堆泥土填满
地上给他的最后回答和最后一问
竟是这一座问也无声的坟

司马迁:阉割,他成了男性的创世者

他 被阉割
成真正的男子汉 并且
美丽了每一个女人
无性 日和月同时撞毁
在他身上 天地重合的压迫
第二次他从撕裂自己 分开了世界
  一半是虞姬
  一半是项羽
他用汉字 隔断
人和黄土 隔断
汇合成血的水和火 分流
原野的燃烧和泛滥
纵横古战场沿着他的笔 回流
一个个倒卧的男女
站起 人是不能倒下的承受
拒绝 坟 泥土
他走进历史第二次诞生
  从未走完的过去
  没有终结的现在
  已经穷尽的明天
永远今天的史记
乱马 2012-5-18 23:48:40
抽出诗人曾经写作的内容重新编辑,然后调和自己的情感,用逻辑争辩,便是这样的诗。读来有真情,但像作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1-19 03:31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