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读诗

被遗忘的经典诗歌(八)严力

查看: 759|回复: 0
王晴 发布于 2011-6-15 23:16:55
严力,1954年生于北京,现居纽约。主要诗集有《这首诗可能还不错》《黄昏制造者》《严力诗选》等。

还给我

请还给我那扇没有装过锁的门
哪怕没有房间也请还给我
请还给我早晨叫醒我的那只雄鸡
哪怕被你吃掉了也请把骨头还给我
请还给我半山坡上的那曲牧歌
哪怕被你录在了磁带上也请还给我
请还给我
    我与我兄弟姊妹的关系
哪怕只有半年也请还给我
请还给我爱的空间
哪怕被你用旧了也请还给我
请还给我整个地球
哪怕已经被你分割成
   一千个国家
     一亿个村庄
       也请你还给我


对我来说

对我来说
美国是一所监狱
它用自由把人们关在里面

对我来说
美国太残酷
它把人生之梦做得过于极端

对我来说
美国是一个太公开的幽会地点
它甚至让三个情人一起见面

对我来说
美国就是纽约
它用太多的画使你感到是很少的墙挂在画上

对我来说
纽约就是美国
Wall Street躺在那里被金钱吵得无法入睡
它让你想到蚊子在吸完你的血之后
付给你几张崭新的美元

对我来说
蚊子就是美国
它甚至比我更会逃税
它逃税的理由是
吸血的蚊子也仅仅是
为了温饱

超级英雄的反省

这一年里没有作业
铅笔刀削着橡皮
这一年里没有石头对你的脚开玩笑
鱼刺也不想把花绣在你的嗓子眼里
这一年里真是平静之极
嫩芽没有伸出懒腰
仍然是去年脱下的衣裳被风塞在角落里
这一年里只能把死人挖出来再埋一遍
炮弹们用安眠药充饥
这一年里书籍都团结在书架里
酒瓶子烂醉如泥
空虚在你去年咬出的一排排牙印上
弹奏得极其卖力
这一年里只有风在风尘仆仆
你掸了一年才看见灰底下的日历

永恒的恋曲——维纳斯

她被推下水去
压倒一片成熟的水草
鱼儿如标点符号般惊起
她和她的故事
沉默地睡了几个世纪之后被捞了起来
今天
我久久地坐在进餐的位置上反省
很小的食欲在很大的盘子里呻呤
身体中有许多个欲念来自遥远的前世
我清楚地忆起了她
我曾强行挣脱过她的拥抱
她留在我脖子上的那条断臂
今世依然无法接上

酒和鬼相遇之后

我从窗口的上午八点钟望出去
一个酒和鬼在他体内相遇之后的人
躺在纽约下城的街上
他原封不动的十点钟也躺在那里
他好像曾翻了十二点钟的一次身
有人在他身边放了一罐
下午一点钟之后的啤酒
啤酒被另一个酒鬼顺手的四点钟拿掉
一辆救护车的下午六点把他运走
看热闹的邻居告诉我
他死于昨天的夜里
昨天有夜里的一场大雨
第二天
我在他的墓前放了一把前天夜里的雨伞
以及我送给他的酒舆鬼相遇之前的两个钟头
黑色幽默中的十三个白痴
1
我劫持了将要离开北方的候鸟
他交出了一个月的南方天气
所以
积压在我手中的防晒膏已全部售光
2
由于这儿飞来了一群鸟
其他地方的一群人失去了仰望
但是鸟说
        人并不聪明
        笼子才是我们
        所以能畅销自由的商标
3
我得到了一把锁
却没有钱娶一扇门
这把锁做了十年光棍以后
昨天有了着落
我嫁给了一个鳏夫
4
假如我是一只鸟
一定要买票进入花园
尝一尝做人的味道和有价格的游逛
而且要在窝上钉一个门牌号码
让情书贴上邮票的翅膀
假如我养了一只鸟
天空会不会有所报道
5
倾诉出全部内心的两个瓶子
凑在左右手里被一起扔掉了
多么配对的运气啊
垃圾箱是一个巨大的团体
它们的成员遍布世界各地
任何一次选举都不曾削弱过它的权利
所以今天是咱们的婚礼
不再担心被人们争来夺去
6
别以为我是块木头
我曾经为了你的寒冷
把心灵烧焦了也不喊疼
7
恕我痴呆的一看
这期间一道题解答出来了
眼珠三点一四一六
所以我眩晕的时候
也不会忘掉顺时针
8
我早就知道
鱼在人的肚子里学会了游动
所以我五岁的时候就相信
最渴的不是人而是鱼
那么
还有一个地方我们也要学会游泳
哪个地方叫沙漠
9
你别问我为什么没有孩子
因为这是一道最危险的题
决不能在数学家身上
让一加一等于三来违反数学逻辑
10
我不躲避射来的一切子弹
你想想
如果它们出生之后
没有遇到一个人就死亡了
该是多么的遗憾
11
既然不能在同一个笑容里奔放
那么
能否在同一滴泪珠的摧残下凋零
就成了我唯一的希望
如果还不行
那就用自杀来堵住再想自杀的念头
12
太大的暴风雨使我不想出门
但我还是把雨伞放在了雨中
这样
我们两个至少有一个可以过瘾
13
我用手势制止了一切发音器
麦克风正趴在我的耳朵上
诉说它长久被人诉说的痛苦
我感动得不敢哭出声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1-19 03:3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