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读诗

被遗忘的经典诗歌(十)多多

查看: 559|回复: 0
王晴 发布于 2011-6-15 23:18:31
多多,原名栗世征,1910年生于北京,现居荷兰。著有诗集《行礼:诗38首》《阿姆斯特丹的河流》等。

致太阳

给我们家庭,给我们格言
你让所有的孩子骑上父亲肩膀
给我们光明,给我们羞愧
你让狗跟在诗人后面流浪

给我们时间,让我们劳动
你在黑夜中长睡,枕着我们的希望
给我们洗礼,让我们信仰
我们在你的祝福下,出生然后死亡

查看和平的梦境、笑脸
你是上帝的大臣
没收人间的贪婪、嫉妒
你是灵魂的君王

热爱名誉,你鼓励我们勇敢
抚摸每个人的头,你尊重平凡
你创造,从东方升起
你不自由,像一枚四海通用的钱!


吃肉

真要感谢周身的皮肤,在
下油锅的时候作
保护我的
肠衣


再往我胸脯上浇点儿
蒜汁吧,我的床
就是碟儿
怕我

垂到碟外的头发吗?

犹如一张脸对着另一张脸
我瞪着您问您
把一片儿
切得

很薄很薄的带咸味儿的
笑话,夹进了
你的面包
先生:
芥末让我浑身发痒!

手艺——和玛琳娜·茨维塔耶娃

我写青春沦落的诗
(写不贞的诗)
写在窄长的房间中
被诗人奸污
被咖啡馆辞退街头的诗
我那冷漠的
再无怨恨的诗
(本身就是一个故事)
我那没有人读的诗
正如一个故事的历史
我那失去骄傲
失去爱情的
(我那贵族的诗)
她,终会被农民娶走
她,就是我荒废的时日……

春之舞

雪锹铲平了冬天的额头
树木
我听到你嘹亮的声音
我听到滴水声,一阵化雪的激动;
太阳的光芒像出炉的钢水倒进田野
它的光线从巨鸟展开双翼的方向投来
巨蟒,在卵石堆上摔打肉体
窗框,像酗酒大兵的嗓子在燃烧
我听到大海在铁皮屋顶上的喧嚣
啊,寂静
我在忘记你雪白的屋顶
从一阵散雪的风中,我曾得到过一阵疼痛
当田野强烈地肯定着爱情
我推拒春天的喊声
淹没在栗子滚下坡的巨流中
我怕我的心啊
我在喊:我怕我的心啊
会由于快乐,而变得无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1-19 03:29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