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我读

安房直子:春天的窗户

查看: 1193|回复: 0
这边风景独好 发布于 2012-9-12 04:17:09
   在一个小镇的小公寓里,住着一位年轻的画家。
   画家穷得叮当响。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人的画画得太差,根本就卖不出去。比如,画家拿着自己的画去卖,人家肯定会说:
  “你呀,还是先好好学学,再来卖吧。”
   画家只好抱着没有卖出去的画,迈着沉重的脚步,又回到自己的公寓。
   他想顺便去喝一杯咖啡,可是兜里总是空荡荡的。所以,只好看看街上商店的橱窗,站在书店里看看书,然后就无精打彩地回家。
   房间偏偏又朝北。
   房间中央虽然有一个旧暖炉,但是没有烧暖炉的柴油。画家冻得直发抖,用毛毯裹住了身体,啊,他想,要是日子能过得再好一点就好了。
   有这么一天。
   当画家又用毛毯裹住了身体时,有人敲门了。画家出去一看,只见一只奇怪的花猫站在那里,像人一样地说话:
   “太冷了,让我进来吧!”
   猫也不等画家回答,就“嗖”地一下钻到房间里来了,接着就惊讶地叫了起来:
   “火,怎么没有火呀……”
   画家笑了:
   “你就别见怪了。我是个穷人,买不起燃料呀。”
   “这太叫人吃惊了,屋里比外面还冷!”
  猫哆嗦了一下。
  画家点点头,指着门说:
   “外面要暖和多了。所以,你还是出去吧!”
   猫那蜂蜜颜色的眼珠转了一圈,机灵地说:
   “那就想一个不花钱又能取暖的方法,怎么样?”
   画家笑了。要是有那种办法的话,谁还会大白天裹着毛毯呢?可是,猫猛地抖了一下胡须,说:
   “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养猫吧,养猫。”
   “……”
   “猫很暖和的。要是搂着猫睡,就等于一个暖水袋;要是放在肩膀上,就等于一条围巾。”
  “可是,猫食怎么办呢?”
  “那你就不用担心了。聪明的猫都是在外面找食吃的。”
  要是这样,画家想了想,然后“啪”地拍了一下手:
   “那好吧,我决定养猫了。”
   随后,画家就把这只花猫带到了朝北的窗户边上,用刷子沙沙地为它刷了刷毛。除掉灰尘,猫立刻变成了一只漂亮的猫了。
   “好啦,这下你就成为我的猫了。”
   画家在猫的脖子上系了一条茶色的丝带,用很小的字在上面写上了公寓的地址。那天晚上,他就搂着猫睡觉了,那可真叫暖和呀,足足有三个暖水袋那么暖和。画家非常高兴,第二天早上把自己的牛奶分给了猫一半。他画画时,又试着把猫放到了肩膀上代替围巾,虽然有点重,但是非常温暖。这样一来,画家画起画来,比以前画得要好一点了。
   “唔,感觉不错。养猫养对了。”
   画家自言自语道。可是,猫却不怎么开心了。因为要代替围巾,就要抓住人的肩膀,那是很累的一件事。
   “我可以下来了吗?”
   猫总是不停地问。没有办法,画家只好把猫放在了地板上,猫松了口气,伸了伸腰说:
   “屋子里还是太冷了。”
   猫看着南边的墙壁,好像早就想好了似的说:
   “这边要是有一扇窗户,就大不一样了。”
   “你这话还不是白说!这间房间本来就是朝北的。除非施魔法,否则南边是不可能开出一扇窗户的。”
   听他这么一说,猫立刻叫了起来。
   “那就施一下魔法吧!”
   说什么傻话哪!画家把脸扭到了一边。然而,猫却一本正经地说:
   “是的,就让我来试试魔法吧。请你协助一下。”
   猫竖起尾巴,然后,用庄严的声音说:
   “请先在南边的墙上画一幅画。画一扇窗户。然后我施魔法,把这张画的窗户变成真正的窗户。”
   快点画呀,猫催促起画家来了。
   “喂,我说你还磨蹭什么呀!你不是画家吗?你要是画家,难道就不想在这面巨大的墙壁上画一扇美丽的窗户吗?”
   “……”
   蓦地,画家的心动了。说的也是,窗户的确是一个好东西,无论是从外面看,还是从里面看,都非常美好。温馨,让人眷恋,蕴藏着许许多多的梦想与希望……
   好,那就画一扇美丽无比的窗户吧!画一个谁都没有见过的漂亮的窗框,从那里可以看到美丽的风景。对,对,对!画家兴奋得手舞足蹈。
   从这天起,画家开始在南面的墙上画起窗户来了。画家先在污迹斑斑的墙上,画了一个大大的正方形。窗框是茶色的,就像是用坚实的木头做成的。然后,又在窗台上画了一盆三色紫罗兰花。
   “真好,有点春天的气息了。”
   猫无比神往地说。画家也无比神往地看着自己的画,连他自己都被感染了。三色紫罗兰的紫色花瓣厚厚的,像金丝绒一样。
   “春天的窗户呀!”
  画家向后退了两三步,说。
  猫眨眨眼睛,说:
   “可是,窗户外边没有风景不行啊!”
   画家点点头。他一想到就要在这巨大的窗户框里画风景了,心中顿时充满了感动,不禁热泪盈眶。画家忘记了寒冷,忘记了贫穷,一心一意地想着。然后,他的眼睛里放射出了光彩:
   “画片一望无际的草原怎么样?开满了红色的虞美人花,它们随风摇曳,一列小小的电车从远处开过,怎么样?”
   “好啊。”猫赞不绝口,“真的太好了!有了一扇可以看到这样风景的窗户,我们的心中就会充满了幸福。”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
   画家立刻就站了起来,在调色板上挤上了一大块绿色的颜料。还有玫瑰色的颜料、黄色的颜料、橘黄色的颜料、天蓝色的颜料、紫色的颜料……
   猫跳到了画家的肩上,说:
   “那好,就让我好好地当一条围巾吧。”
   然而,画家这时已经一点也不觉得寒冷了。因为要画一幅美丽无比的风景的渴望,占据了整个胸膛,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
   “不用了,不用了。”画家对猫说,“不用围围巾了。你就坐在床上看我画画吧。”
   “是吗?那我就舒服一下吧。”
   猫高兴地坐在了床上。
   于是,画家挽起袖了,做了一个深呼吸,开始画起许久都没有画过的大作品来了。
   画画时,画家几乎一直都是站着。口渴了,就站着喝一口牛奶;肚子饿了,就站着啃一口面包,而且连夜里也在画画。
   不知过了多少天。
   画家家里南面的墙上,一幅巨大的窗户的画画好了。在那扇正方形的窗户里,画着一片春天的原野。远方,一列小电车向西驶来。
   天空上,是一轮春天的红太阳。
   “杰作!杰作!”
   猫喜欢死这幅画了,一连翻了三个跟头。然后,又一本正经地坐好,神情庄重地这样说道:
   “下面,我就要施魔法把这扇窗户变成真的了。请先用白布窗帘把这扇窗户遮上。”
   “我哪有什么窗帘呀。”
   “那就去买吧。”
   “我没有钱呀。”
   “那就去取存款吧。”
   “怎么能轻易地取存款呢!那是留着实在是没办法时用的。”
   “你现在不就是实在是没办法了吗?这么冷的天,连顿像样的饭也吃不上不说,画也卖不出去。这样下去,你怎么活呀?嗯?”
   猫用像母亲对儿子说话的口吻,继续说:
   “你好不容易才画出了这么一幅美丽的窗户,总不能白费了吧?这回一定要把这扇窗户变成真的。窗帘不过也就三千多块钱,喏,附近的那家黄色的金丝雀商店就有。那家店的二楼,就有卖现成的窗帘,非常便宜。你快去把窗帘滑轨和零件也一起买回来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办法呢!画家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存折,塞进裤兜,跑了出去。
   画家从银行取出钱,从商店里买来窗帘,一边吐着白气,一边跑了回来。
   “我买回来了。”
   他把一个大包放到了地板上,猫高兴地连连点头。
   “那就请把窗帘挂到画的上面吧。请轻轻地、轻轻地挂上去。”
   画家照猫说的去做了。他拿来锤子,钉上窗帘滑轨,把白色的窗帘轻轻地挂了上去。哎呀,窗帘后面好像真的变成窗户了。
   猫“啪哒啪哒”地拍起手来,然后闭上眼睛,嘀嘀咕咕地念了一大段咒语。最后抬起头,喜形于色地说:
   “来,把窗帘打开看看吧!”
   画家点点头,站了起来。还没走到窗前,他就已经预感到猫的魔法成功了。为什么呢?因为窗帘在外面吹来的风的拂动下,微微地鼓了起来。
   画家猛地扑向窗边,刷地一下子拉开了窗帘。
   立时,一片耀眼的金光射进了房间,外面是一片真正的原野!一片春意盎然的鲜绿色!红色的虞美人花丛在绿色的海洋中迎风摇曳。花丛的远方,一列两节车厢的小小的电车“咣当、咣当”地在行驶着。电车向西,一直朝西开去……不久,就从窗户里消失了。
   “电车往哪里开呢?……”
   画家自言自语。
   因为在南面开了一扇朝阳的窗户,画家的房间里一下子就变得明亮而温暖了。
   “太好了。”
   猫说。
   “是呀,这样我们的生活就变得丰富多彩了。”
   画家吸了一大口从窗外吹来的风。

   从那以后,他们俩每天都眺望着外面的景色。黄昏的景色最迷人,他们俩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直到天黑。
   直到天黑?
   是的。这用魔法变出来的不可思议的风景,到了黄昏,就会变成黄昏的颜色。
   太阳一转向西边,原野就会被染成一片玫瑰色。虞美人花红红地燃烧起来,唱起了歌。很快……四下里就变成了一片紫罗兰的颜色,当黄昏的第一颗星星闪闪发亮地出现在远方的白杨树上方时,一列电车——那由两节车厢编成的小小的电车,就又会发出轻轻的咔嚓咔嚓声开过去。电车的车窗里,亮着黄色的灯光。
   “哎——”
   “哎——”
   画家和猫冲着电车挥起手来。电车缓缓地向西驶去,不见了。
   可是有一天黄昏,是电车的第几个窗口了,画家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人。
   是一个乘客的身影。
   “哎,有人在电车上呀。”
   画家吃惊地捅了捅猫。那决不像是画家画上去的。一个穿着白毛衣的长发少女,从电车窗口向外挥着手。
   “哎——”
   画家也连忙举起了手,可是电车已经向西……也就是说,已经消失到右面的窗框后面去了。画家禁不住想从窗口探出身去,可就在这时,猫拦住了他。
   “这可不行!”
   “为什么?……”
   “为什么?那边不是另外一个世界吗?”
   “……”
   “你听到了吗?如果你去了窗外,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猫的眼睛认真得可怕。啊,也许真的是这样,画家想。于是,他就更加觉得窗外的景色美得诡异了。
   白天的窗外,总是那样恬静而温暖。而最难得的是,温暖的阳光每天都充满了画家的房间,根本就用不着暖炉了。
   画家每天在温暖的阳光下专心致志地画着画。猫久久地躺在他身边睡午觉。有一天,画家把猫躺在那里睡觉的样子画了下来。可想不到,这张画却画得出奇的好,拿去一卖,竟然一下子就卖掉了。这让画家欣喜若狂,这下可以过几天舒服的日子了。于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买来比目鱼的生鱼片,晚上和猫开了一个小小的宴会。
   就这样,他们的生活变得舒服多了,可画家始终惦记着一件事。
   就是窗外的风景。
   就是每天一到黄昏,从那片风景里驶过的电车。不,应该说是电车上那个一直在不停地挥手的白毛衣少女。白毛衣少女总是冲着画家挥手。而每当画家也响应着挥起手来时,少女就会更加使劲儿地挥手。接着,少女就会从电车的窗口里探出身,任风吹着长发,好像在呼唤着什么。画家禁不住喊道:
   “哎——”
   他自己也会探出身去,差一点跌到窗外。猫总是把他拦住:
   “不行!”猫说,“要是到了窗外,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画家这才如梦初醒,每一次都会产生一种可怕的心情。可是一到黄昏,他又情不自禁地思念起那个少女来了。
   傍晚5点正。当四周变成了黄昏的颜色、有晚风吹过来的时候,就会隐隐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电车穿过一望无际的草原。而这时,恰好是画家画完画、洗好画笔的时候。他就会依在窗框上,目不转睛地凝望着窗外。
   “电车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呢?”
   有一天,画家这样自言自语着。猫歪着脖子,重复道:
   “是啊,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呢?”
   画家想,那个少女大概是住在西城,每天去东城干活吧!从西城到东城,除了这列电车之外,一定还有公共汽车,只是从这扇窗户里看不到而已吧。
   “所以,一定只是回来时才坐电车……
   画家还想了许多少女的事情。少女的生活、少女的工作、少女的家庭等等……这样一来,本来十分遥远、根本就不可能看到的少女的面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得清晰可见了。他感到甚至都能听到少女的声音了。
   渐渐地,画家从早到晚都在想着少女的事情了。画画的时候就不用说了,和猫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想,走在街上的时候想,这样没多久,连在梦中也在想了……
   “你最近老是心不在焉呢!”猫说,“净想着电车里的人,可不行啊,要好好画画啊。多不容易呀,画开始画得好起来了,生活也好起来了,要是净想着多余的事情,那一切就又会回到从前了。”
   说得没错,画家想。啊,可是越这么想,满脑子里越是少女的事情。
   可以说现在,画家只是为了黄昏那短短的一瞬间而活着了。只是为了电车在窗外驶过的的几秒钟而活着了……
   一定要想办法见到她,和她说话……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已经成为了画家的一个最大、最大的心愿了。终于有一天,画家下定决心来求猫了:
   “喂,我求你了。能为我再施一次魔法吗?”
   “……”
   “我想让你用魔法把电车里的那个人带到这里来。你能办到吗?……
   猫“唉——”地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陷入了沉思。沉思了很久很久,才吐出一句话来:
   “那就让我用最后的魔法试一试吧!”
   第二天的黄昏,猫对画家说:
   “画家,我这就要进到画里面去了。去见那个少女,求她到这里来。”
   “可、可是……”
   画家口吃起来。那样的话,你……你不就不再是这个世界的猫了吗?……
   可是猫毅然决然地说:
   “你不用担心。我是一只会魔法的猫呀,我会想办法把那个姑娘带回来的。不过,也许要费点时间。你别急,要耐心地等待哟。”
   “那当然了。多久我都能等。”
   “是吗?那么,在这段时间里,你要多画一些画。还有,要把屋子收拾得再漂亮一些。换块新台布,买套干干净净的餐具。对了,再常常插点花。要耐心等我回来啊!”
   猫嘀嘀咕咕念起了咒语,纵身跳上了窗框。这时,画家叫了起来:
   “把这束三色紫罗兰交给她吧!”
   画家急忙从窗边的花盆里,把三色紫罗兰拔了出来,又飞快地扎成一束,递给了猫。
   “我知道了。”
   猫用嘴叼着花束,跳到了窗户外面。画家一直目送着它的背影。
   黄昏的天空一片火红。虞美人花火红似火,唱起了歌。
   不久,响起了咣当咣当的声音,电车来了。白毛衣的少女在电车的窗口挥起了手。猫朝着少女的方向飞快地跑去。
   画家提心吊胆地盯着窗外。猫接近了电车,啊……它能否平安无事地把少女从奔驰的电车上带下来呢?……画家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过了大约两秒钟,当他睁开了眼睛时……啊,这是怎么一回事?猫被少女抱了起来,上了电车。
   白毛衣少女抱着花猫,它嘴里还叼着那束三色紫罗兰。就这样,电车向西边驶去了……
   “哎——这怎么行呀?”
   画家叫了起来,透着哭腔叫了起来。
   “回来——怎么跟她一起走了呀——”
   画家用拳头不停地捶着窗框。这时,画家真的哭了起来,简直就像个孩子一样……等他醒过来时,窗外的风景又变成了普通的画了。
   “……”
   画家眨了眨眼,然后伸手摸了摸画。是的,可以摸得到。可以摸得到原野,可以摸得到虞美人花田,还有天空……但那只是一片高高低低的油画的感触。是一开始画家在墙上画的那幅白天的原野的画。不过,奇怪的是那列电车却不见了。
   “电车到哪里去了呢?……”
   画家定睛一看,杂草丛生的原野上连铁轨都没有。
   画家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仿佛从一个长长的梦里醒来一样。
   画家的生活一下子冷清起来。
   猫不在了,那美丽的窗户也不见了。也就是说,一切都恢复到了从前。
   但有一点不一样。
   春天来了。季节静静地、确确实实地变化着。打开北面的窗户,吹来的不是冰冷的北风,而是微微的春意。
   “天气暖和了,应该更努力工作才对。”
   画家自言自语道。
   画家为了忍受冷清,拼命地画画。画穿着白毛衣的少女,画虞美人花,画三色紫罗兰,一幅又一幅猫的画……
   画家画的画渐渐地获得好评,销路稳步上升。所以,画家在外出时,可以在咖啡馆里喝上一杯咖啡了。画家换了新的台布,买来了漂亮的餐具,桌子上还总是插着花。
  一个春意盎然的日子。
  有人敲画家的门。
   咚咚咚,彬彬有礼地敲着。
   正在调颜料的画家,就那么拿调色板打开了门。
   只见一位身穿白毛衣的少女站在那里。少女怀里抱着一只花猫。她问他:
   “请问,这是您家里的猫吗?”
   画家吃惊地朝猫望去。猫的脖子上系着一根茶色的丝带。“啊,啊啊,大概是……”画家点点头,轻声说,“像是我以前养的一只猫。”
   然后,他提心吊胆地抬起头,仰望着光彩照人的少女:
   “你,你是从哪里来的?”
  画家问道。
  少女嫣然一笑:
   “我就在街上的咖啡馆上班。您不是经常来我们店喝咖啡的吗?”
   “……”
   “今天,这只猫迷路跑到店里来了,因为猫脖子丝带上写着这里的地址,所以我就送来了。”
   画家指着自己家里南面的墙问道:
   “你记得这幅画吗?”
   不,少女摇了摇头。
  画家拍了拍花猫的脑袋,说:“喂,你是从哪里、怎么跑回来的?”
  可是,猫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喵”地小声叫了一声。
   从那天起,画家又和花猫一起生活了。不过奇怪的是,花猫变成了一只普普通通、没有什么意思的猫了,既不会说话,也不会施魔法了。
   然而,画家倒是如愿以偿了。画家和咖啡馆的白毛衣少女成了好朋友。
   白毛衣少女最喜欢三色紫罗兰了。她喜欢迎着风,在辽阔的原野上奔跑。还喜欢坐郊外的小电车。但那幅画里的风景,她真的是一无所知。

关联的云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2-14 03:01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