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读品

无仇不成父子

查看: 750|回复: 3
一路向西 发布于 2012-11-14 21:42:14
p1362499388.jpg



一个场景定格在我人生的开始:那天医生确诊我患上了青光眼,有可能导致终身失明。后来,妈妈带我千山万水地治眼睛,爸爸在家里上班加班,维持生计。我们经常会在异乡的医院里,或者某乡村旅馆里,接到来自沈阳的爸爸的汇款,还有搜罗来的宝贵的全国粮票。药没少吃,路没少走,最后回到家,视力还是彻底消失了。

记得,爸爸第一次跟我郑重地谈话,也仿佛是对着我的未来谈话:儿子,爸爸妈妈尽力了,治病的钱摞起来,比你还高,长大了,别怨父母。我有点手足无措,想客气两句,又有点心酸。

我爸爸叫周丛吉,老家在辽宁营口大石桥。上世纪60年代大饥荒时跑到沈阳当工人。他是个挺聪明挺有情趣的人,或许晚生几十年,也能搞点艺术什么的。

他爱养花,我们家门前,巴掌大的地方,他伺候了好多花花草草。上世纪70年代末,电视机像个飞碟似的,降临在我们贫瘠的生活中。先是邻居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我们整个向阳大院的孩子们,都炸了锅。每日,流着口水,盯着人家的窗户。接着,排着队,帮他家劈劈柴,打煤坯,就为了晚上能搬上小板凳,去他家看《大西洋底来的人》或者《加里森敢死队》。

这时我爸爸闪亮登场了。他骑上自行车,到沈阳的大西门电子零件市场,买线路板、图纸,埋头钻研,终于有一天,咣的一声,我家的“原子弹”爆炸成功了。桌子上,那堆三极管二极管,乱七八糟的线路,亮出了雪花飞舞的画面,穿西装念新闻的主持人,在雪花里扭来扭去。

在工厂里,他也是把好手,车钳铣刨各个工种全能拿得起。后来他被评定为八级工,大概相当于高级技术工人的职称了。可是,我越来越不喜欢这样的爸爸,以及工厂的噪声冶炼厂的黑烟。爸爸每晚都要会见他的同事,讲车床、钢管、抽烟、喝酒,妈妈忙着炒花生米,我们要等着他们吃完才能上桌。而且,像所有工人阶级的爸爸一样,让全家人害怕他是他人生价值的体现。比方我们在唱歌,这时他回来了,吆喝一声,全家都灰溜溜的,屁都不敢放一个。

所以,每个人的叛逆,都是从反抗爸爸开始的。



我很记恨他还打过我。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一下子,把盖帘里刚包好的饺子踢翻了,爸爸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我很委屈,因为是患青光眼眼睛看不清楚。

不满的情绪,和身量一样在长大。战争终究无可回避地爆发了。

在我16岁的时候,我已经可以上桌喝酒了。一次,亲戚来家,带了一瓶西凤酒,我喝得多了,躺在火炕上,内火外火交相辉映,和爸爸一言不合,吵了起来,他也有点醉了,拿起拖鞋,照我脑门上一顿痛打,用鞋底子打儿子,那是很有仪式感的老理儿呀。

我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加上酒劲儿,冲到厨房,抄起菜刀,就往回冲。好几个人拦着,把我拖出门,据当事人跟我讲,我一路喊着,我要杀了你,嗷嗷的,街坊邻居都听见了。真是大逆不道。后来,我爸爸问我妈,儿子怎么这样恨我,到底为了啥?

跟爸爸的战争,让我成熟了,明白人长大了,就应该离开家。我去了天津、长春,一年回家一两次,爸爸劝我努力当个按摩大夫,很牢靠,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我不以为然,尤其是他设计的,我偏不干这一行。

1994年,我大学毕业,爸爸去沈阳火车站接我。从浪漫的校园里,从光辉的名著里,从对姑娘们的暗恋里,我又回到了破败的铁西区,几口人拥挤在一起的小平房。爸爸抱怨,当初不听他的话,学文学,结果工作也找不到。于是,他带着我去给校长送礼。

这时,我看到他卑微的另一面,见了宛若知识分子的校长,点头哈腰,大气也不敢喘,把装了一千元的信封和酒,塞入人家手里,拉起我,诚惶诚恐地走了。回家,还念叨着,人是辽大毕业的。后来,中间人告诉我们,没戏。我爸爸毕竟是工人阶级,一听不好使,就去校长家,把钱要了回来。



对家乡的失望,让我们越走越远,然而,父母老了,他们只能在身后,踉跄着唠叨些盼望和祝福。

有一次,爸爸来电话,说身体不好,让我赶快回家一趟。等我回家一看,他啥事也没有。他神秘地告诉我,给我找了个媳妇,马上要见面。原来,我家出租了一间房,给一个在澡堂里工作的姑娘,不久前,她妹妹从老家来了,也想进澡堂上班。我爸就动了心,要撮合一下,那姑娘碍于住在我家,不好推辞,就说先见见面。这下,我爸当真了,千里迢迢,把我召回。

我说,我没兴趣,他就瞪眼了,那你还想找个大学生呀?怕他生气,我只能答应见见,小姑娘刚从澡堂下班,就过来了,房间里,就我们俩,她问我,在北京干啥,我说,卖唱。她说,那有空去北京找你,那边的澡堂子怎么样?我不知道她具体想知道的是啥,就囫囵着说,大概水很热。

我也是看过加缪的人了,也是听过涅的人了,咋还落到这么尴尬的境地。

这件事情以后,我是发着狠逃离家乡的,如果没国境线拦着,我能一口气跑到南极。2000年以后,爸爸有一次搬钢板把腰扭了,于是,提前退休了。他脾气不好,不愿意去公园跟老头老太太聊天下棋,天天闷在家里,躺在床上抽烟看电视。结果,得了脑血栓,一次,在外面摔倒了,周围人不敢去扶,有人拿来个被子盖在他身上,直到有邻居告诉妈妈,才被抬回来。

从此,他走路要扶着墙,小步小步地挪。每次,我和妹妹回家,要走的时候,他都得呜呜地哭一场。这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他,浑身充满了生产力的铁西区强悍的棒工人,拍着桌子,酒杯哐啷哐啷地响。他放出豪言:你们长大了,都得给我滚蛋,我谁也不想,谁也不靠。

现如今,妈妈说,我们就拿他当做个小孩。他耳朵有点聋,说话不清楚,颤颤巍巍地站在家门口,盼望着我和妹妹这两个在外奔波的大人早点回家。

文/周云蓬

关联的云图:

被以下看板推荐:

木土爱王令。 2012-11-15 17:48:17
一路向西 2012-11-15 19:49:53
木土爱王令。 发表于 2012-11-15 17:48

你有同感?姑娘?
木土爱王令。 2012-11-16 12:40:09
一路向西 发表于 2012-11-15 19:49
你有同感?姑娘?

“从此,他走路要扶着墙,小步小步地挪。每次,我和妹妹回家,要走的时候,他都得呜呜地哭一场。这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他,浑身充满了生产力的铁西区强悍的棒工人,拍着桌子,酒杯哐啷哐啷地响。他放出豪言:你们长大了,都得给我滚蛋,我谁也不想,谁也不靠。

现如今,妈妈说,我们就拿他当做个小孩。他耳朵有点聋,说话不清楚,颤颤巍巍地站在家门口,盼望着我和妹妹这两个在外奔波的大人早点回家。”

——“再过不久你就可以滚蛋了”这是我老师跟我说的。我毕业了,我跟他说“我滚蛋了,后会有期”说的坦坦荡荡。 发现自己从小到大真没吃过什么苦,还这么任性。哎。但是我真的很爱他们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0-15 19:2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