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9
阅读 639
热度 0
一早太阳就出来了。明晃晃的白光,恍若初夏般明亮。天空依旧灰蒙,干燥,让人心灰,入春只下过几场小雨。

想洗客厅的地毯,盯着地毯算面积。找软尺一时没找到。犹豫是拿出去洗还是自己洗,外面洗还是水洗,只是自己省点事。花点钱。地毯倒是不大,大我是不会洗的。像以前的地毯我都是送外面洗,实在是洗不动。最后决定自己洗。放浴缸里,长度刚好,放了半缸水,洗衣粉,消毒液,浸泡了二十多分钟。手洗了一会,使不上劲,才想起用脚踩,原来这样做挺好的。以前在电影电视上见过。地毯洗了清完,滴了会水才搭在阳台的栏竿上。出门时已十一点过。红旗超市充公交卡。然后坐77路去川大。

昨天整理紫草科的斑种草时,想起还有附地菜今春没怎么见,去年三月,在川大望东校区的草坪上,曾看到一大片附地菜。也拍过。况且好长时间没去望江校区了,前一阵子还想去淘碟来着。

77路在章灵寺下车,路过云驭风书店,看堆满了书,进去看了看,空手出来。从科华街进川大。时不时看到桃花,单瓣粉红。几乎开繁。碧桃红艳繁复,越来越不喜欢。园内还有樱花,白色的早樱,已在落花,风吹过,花瓣飘落许多。看得惊心。一旁有八重樱,御衣黄。特别看了水杉,刚刚长出新叶,有一栋楼旁长了一排水杉,水杉的树型好看,直直的树,很高。浅蓝的天空衬着这一片新绿,柔柔的,浅浅的,有生之喜悦。在旧楼高大粗壮的悬铃木枝上,能看到浅绿的新叶,小小的,蚕豆大小的花球,青色的。同一枝上,去年的果,枯黄,还接二连三的挂着。残叶都还在高高的枝上。体会到老子的“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荷花塘边的几株垂丝海棠真是开得繁盛,用繁花似景来形容很恰当。听路过的人多要赞叹,不过,好像都不认识。有女孩子把它当成樱花了。

当然去年看到附地菜的草地上,它们如期出现。只是没去年长得繁茂。时候或许未到,去年还要晚得多。零星看到一些。浅蓝小花,美但很难拍。蹲草地上拍附地菜,听旁边几个学生在谈非诚勿扰。后来又在不远处,看到长了一大片的蓝色小花——阿拉伯婆婆纳。这片让我很吃惊。草地上还有很多开花的活血丹,繁缕,黄花酢浆草等。又在一个墙角,看到二月兰。

过来顺便要逛逛那几家打折书店,好像又开了两家旧书店。看到一家店主,一个中年男人,认真的整理手中的书,擦拭,理平,有莫明的感动。这里有四家旧书店了。在两家打折的书店看了看。只买了本5折的《兰皋明词汇选》,是在翻书时,一下翻到了叶小鸾的词,才买的。

往回走的路上,看到一株白碧桃好看。重瓣,白得素净,有意思的是同株有白花还有几朵花粉红,最妩媚的是一朵白碧桃中有几丝像晕染过的红晕。

添加关联
收集到看板
分享到

关联的云图

全部作者的其他日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2-14 03:0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