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oodstockers http://daotin.com/?66770 [复制]
静谧

  • 清晨6点,燕郊814路总站已经排起长队。 张红英(左三)帮女儿排队,并维持车站秩序。 814路进站后队伍乱了,经常会因此发生争执。 早点摊小贩将煎饼送到窗口。 早高峰时燕郊的街道显得拥挤。 河北小镇燕郊,被驶向北京的第一班公交车发动机吵醒了。 清晨 ...
  • 我的北京2018-3-21 00:52
    第一次去北京是一九九六年,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那年夏天我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一起跟表哥他们去北京旅游。当时觉得北京实在是太洋气了。下午四五点的广场,微风习习,有一拨中学生在踢足球,球门是俩书包。我所在的中学没有球场,放学后,我们会去学校附近一片寸 ...
  • 君子绝交2017-12-29 00:53
    水面开阔,清风自来,纵使径路窄处,留一步与人行。君子绝交,不出恶声,乃千载高标,终身让路,不失分寸,老派士人之雅量也。 1919年6月11日,陈独秀在北京街头散发《北京市民宣言》时,被捕入狱。此“宣言”要求政府取消中日密约,争取山东权利;将徐树藩、曹汝霖 ...
  • 过去十年,我在北京和纽约之间几度来回,横跨太平洋搬家了好几次。这两座城市几乎瓜分了我整个青春,也携手掠夺了我对城市所能怀有的所有情感,这些情感很难简单地用喜欢或者不喜欢来简单地定义,其中混合了热爱,感激,失落,挫败,留恋,厌倦等等许多难以言说的感受 ...
  • 阿公2016-12-9 16:26
    阿公(客家方言爷爷)是当时农村罕见的不重男轻女的长辈。 我家地处粤东农村,在我出生的年代,家家户户以添丁为荣。一到正月十四十五,到处是缤纷的烟火,热闹的酒席,庆祝新生男丁。正因如此压力,我阿爸又是长子,我阿妈才相继生下五个女儿(其中一个还因为计生抓 ...
  • 秦腔是咸的2016-12-9 15:59
    贾平凹的《秦腔》已经在枕边躺了近两个月了,这大概创下我读书耗时长的记录了,仔细想来,读得慢大概是两个缘故,一是因这书太重,五百多页的纸推起来有两指多厚,单手掂一会儿便累的酸疼,每次也就能看个那么十来页左右。二也是因这书太重,繁杂的人物,细碎的情节,从 ...
  • 虽然都是水上航行,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河船与海船完全是两码事,在内河航行与在大海航行有着天壤之别。 海洋首先风浪要大得多,这就要求海船更加结实和稳定,其次海洋没有陆地作为参照物,导航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他还有诸如供给、海图、季风等很多复杂的问题 ...
  • 二十多年前,我在云南插队。当地气候炎热,出产各种热带水果,就是没有椰子。整个云南都不长椰子,根据野史记载,这其中有个缘故。据说,在三国以前,云南到处都是椰子,树下住着幸福的少数民族。众所周知,椰子有很多用处,椰茸可以当饭吃,椰子油也可食用。椰 ...
  • 年关将至,在外漂泊、打拼的朋友们又纷纷踏上了回家的旅途。当代文化研究网今天推送的文章,便是黄灯老师在这几年返乡之后有感而发,写下的《一个农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这篇文章从湖北一户普通农民家庭的内部深挖开去,有如纪录片一般,将家中三代人近十年来的命 ...
  • 说我回家,跟以前的朋友吃饭,好像在完成一种仪式。想吃什么。好久不见。怎么没把孩子带来。你又胖了。滚。等等之类。要说多大意义,实在是说不上来。但是没有这些东西,又觉得回一趟家仿佛缺点儿什么。 同老朋友聚会,当然是轻松愉快的事——对社交焦虑的我来说也是 ...
  • 如果海子还活着2016-5-16 00:57
    今天,3 月 26 日,是中国著名诗人海子逝世纪念日。26 年前海子卧轨自杀。海子自杀原因至今成迷,争论不休。我认为就是因为他精神出问题,走火入魔,为什么文学界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呢?承认这一点,也无损于他是个天才诗人。 每到春天,有无数人会念起「面朝大海, ...
  • 且把香椿上春盘2016-5-16 00:43
    在我故乡,香椿叫春巅(音同),但是现在离家日久,也久不熟悉故乡的风物,所以香椿确切的叫什么也不敢打包票,大概是这么个读法吧。 上周送别同事,在安定门外的饭店吃饭,有一道小菜有香椿苗,我之前从有见过也没吃过这个东西,听说是香椿树的苗子,吃了一口后,和 ...
  • 在北方2016-2-1 00:21
    一直生活在北方,确切的来说是西北,关中平原不算是西北的典型气候,黄沙漫天尘土飞扬的景象在这边不算多,算是比较温和敦厚的一个气候吧,冬天有雪,夏天有雷,白雪皑皑,绿草如茵,就这样平淡的四季。 原来总喜欢冬天的天气,可以睡舒服的懒觉,可以看到自己的呼吸 ...
  • 做体制内记者的时候,我时常能捞到一些免费看戏的机会。有一次在戏剧学院看了一场研究生的汇报演出,演的是《老妇还乡》,迪伦马特的经典之作。戏到了最后,贵妇的魔影笼罩全城,男主角伊尔被市民逼死,从一个高台上消失,十几二十个人站在高台上,高举双手,接住贵妇 ...
  • 女搓澡工2016-1-8 09:07
    2005年,扬州。 【日/内,张家客厅】 “爹,你教我搓澡。” “不教。” “祖上传下来的手艺,不能断。” “不教。” “您给市长搓过澡,等我学成了我去给奥巴马搓,青出于蓝。” “搓完还是黑的。” “那我也给市长搓。” “那就出事了。” “为什么?” “ ...
  • 命比戏更戏2016-1-4 00:31
    1 有钱人一则 有那么两年,我混迹于一个离晋江县治不远的闽南大村。那个村三四十年代出过两个微型富豪,田地不少,与当地拥兵自雄的地方武装和国民党镇机关都关系不错,后来一个做保长,一个做了副镇长。四十年代时,国民党出了新政策,要求基层乡村干部需通过公务员 ...
  • 残忍种种2015-9-9 00:11
    据波德莱尔说,有时很有教养的人会突然做出很残忍的事情。我小时应该是有教养的,不能爬树,不能游泳,不能打架。但在午睡起来时,我会手持一枝粉笔,蹲在诱饵旁边,耐心等待艰难爬上水泥台阶的蚂蚁。蚂蚁总是挺着硕大的头颅,埋头直线前行。那些细小的爪子像风车一样 ...
  • 苦痛者的天籁2015-9-5 23:02
    那两年,逢年过节,养鱼的蔡婆总要给我家送几条新鲜的鱼来,一进院门,她就喊我:杨小闹,来。取盆,拿鱼。我有点讨厌父亲,集市上什么鱼都有,为什么父亲偏偏喜欢蔡婆的鱼呢?     有一次,我问蔡婆,你昨知道我爸爸喜欢吃你家的鱼哩?蔡婆说,你爸爸呀,是个馋猫, ...
  • 个体的乌托邦2015-7-8 00:53
    1 读初中时住校,学校后操场附近有一个巨大的地下菜窖。每到秋天,学校会组织学生去菜园子搬卷心菜到菜窖里,那儿储存了全校学生一冬的简单蔬菜。菜窖挖得很深,幽暗阴森。几百个学生排成长队,每人抱着一个卷心菜、白菜、萝卜什么的,鱼贯而入,又鱼贯而出,把蔬菜 ...
  • “有时候,他们中的长者会搜寻模糊的记忆,试图搞清楚,反抗后最早的那些日子,也就是琼斯被赶走没多久的时候,境况是比现在更好呢还是更糟。他们都记不清楚了,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做参照,和现在的生活做一比较:他们没有判断的依据,只有尖叫的数据单子,始终不变地在 ...
12下一页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9-19 21:4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