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与37 http://daotin.com/?67244 [复制]

  • 我从来不想诗歌应该写什么,怎么写。当我为个人的生活着急的时候,我不会关心国家,关心人类。当我某个时候写到这些内容的时候,那一定是它们触动了,温暖了我,或者让我真正伤心了,担心了。一个人生活得好,说明社会本身就是好的,反之亦然。作为我,一个残疾得很明显 ...
  • 人由时尚,随波逐流,不光随逐于穿戴。宗教时代,人的理想寄托来世;革命时代,人的行为围绕政治。物欲时代,人的行为与理想,则皆不离物质,赫胥黎担心的“人们自发不读书”,果就成了现实。现实的荒诞,远非不读书这么简单。 “伤痕文学”作家卢新华推出的新作《伤魂 ...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11-17 03:0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