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6
阅读 515
热度 2
         大约一个月前,从老师的书柜里翻出了这本余华的《兄弟》,拿回家津津有味看了起来。很喜欢余华,嗯,该怎么称呼?语气?风格?语言?哎,不知道了,反正就是他的文字不那么绕口不那么费解不那么抽象,让我一读就知道他说的是啥。比较喜欢,呵呵,大老粗。
         某天晚上,看到李兰去上海看病了,宋平凡带着李光头和宋钢等她回来。忍不住偷偷翻看了下几页,发现李兰一走发生文化大革 命了,宋钢死了,李兰也死了,一看这样我就不想读下去了,当即合上书睡觉,从此这本看了一半的上册书也被我遗忘了。
       昨天晚上12点,睡觉前想看点什么,于是又从猫屁股下面抽出了这本书。这里插点题外话,同室养了一只小猫,刚生出来没多久好像,那猫可脏有点丑,同室说现在太小不能洗澡。这猫可爱窜到我的储物盒上盘卧,人驱不去。。。。
 
       哎,总之那一个惨烈啊,看得我心里可难受。宋平凡,真的很了不起。文化大革 命中,被打压被欺辱被小人们折磨,却依旧能挤出笑容,慈爱地欢快地对待两个儿子。宋平凡为了不失于妻子的承诺,竟被人活活打死在了汽车站。那些场景描写,余华真是太狠太冷血了,及其冷静有些反复甚至戏谑的句子,描写着拳脚怎样落在宋平凡身上,折掉的半截木棍怎样插进他的身体又带着血抽出来,两个孩子怎样在热闹的人群中无助地哭着寻求帮助。只有点心店的苏妈让人感觉到点点人性温暖。
       命运又是如何的反复。曾经在桥头挥舞大旗的宋平凡,转眼成了地主。曾经带着红袖章招摇的孙伟的父亲,转眼被批斗为资本家。街上的人们像疯子一样挥舞着剪刀和锉子,见了裤脚小的就齐上去按倒把裤脚剪得像拖布条。见到长发的男子就齐上去按倒把头发剪得像狗啃草。孙伟为了互助心爱的长发,被按倒后不断挣扎,竟被那些疯子剪断了脖子动脉。。。。。发疯的父亲反抗了一阵后被20多个红卫兵打得求饶。。。。。母亲渐渐疯掉。
       受折磨是常有的事。实际是监狱的仓库不间断地传出嚎叫惨叫和呻吟。他们用铁刷子刷孙伟父亲的脚,让他又疼又痒。用鞭子抽打,衣服皮肉粘在了一起。让他屁股对着点燃的香烟坐下去。。。。。。种种非人的折磨。在发疯的集体中,人是怎样地丧心病狂?是怎样地肉体痛苦与绝望,让一个人把两寸长的钉子钉进了自己的脑袋?
        看着看着,我的泪吧嗒吧嗒一直掉,真的是阴暗的岁月啊,不敢去想象,更别提那些人是怎么撑过来的了。
        看完后,入睡变成了很困难的事。
 
        期待看下册,但是今天翻了翻书柜没找到。其实,张洁的《无字》第一册,我也只看了一半便搁浅了。找不到《兄弟》就先把《无字》看完,《无字》三册我都放好了。岳小宇是文学院的,他看到我床头的《无字》《扶桑》很是惊讶:这么文学性的书你也会看?你怎么知道这本书?他说这些好书不怎么被大众所知,但是学文学的人都知道。好吧,我承认,我之前并不知道张洁是矛盾文学奖获主。但我从翻看《无字》起就知道这是本好书。书中语言我也很喜欢。不抽象。
        《兄弟》也是本好书。报告完毕。
添加关联
收集到看板
分享到

关联的云图

全部作者的其他日记

喜欢

标签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狂飚一把 2012-6-26 17:36
下主要写,一个混混是怎么变成大款的。
回复 dongchaowen 2012-6-26 17:41
狂飚一把: 下主要写,一个混混是怎么变成大款的。
还有就是宋钢是怎么死的
一想到下部宋钢估计比较悲催,就不是特想看
回复 狂飚一把 2012-6-26 19:03
dongchaowen: 还有就是宋钢是怎么死的
一想到下部宋钢估计比较悲催,就不是特想看
宋刚死了么?木有吧
回复 dongchaowen 2012-6-28 09:41
狂飚一把: 宋刚死了么?木有吧
我不知道啊  没看呢   不过一开头不是说李光头一个亲人也木有了么。。。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20-11-27 15:34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