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5
阅读 281
热度 1

张大森坐在咖啡馆的落地窗边,桌子上的玻璃水杯的内壁上结满水珠,窗外的街道和树木在一片混沌和湿漉漉的空气中,夜色逶迤。

方萍萍踏进咖啡馆,满身落入一片暧昧的灯光里。她匆匆走到张大森的身边,说了一声对不起,脱下大衣,就在对面落了座。她招呼服务员点了一杯卡布基诺,然后把目光落在张大森盛着白水的玻璃杯上,又看向张大森。

张大森很快会意,摆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需要。

“不好意思,是我约了你呢。额,我妈妈的病还要麻烦你。”方萍萍将落在额前的头发向耳后拢了拢。

“没有关系,同学之间,不必客气。”

“你说我妈妈的病可能会有转机?什么转机呢?因为她得的这个病,我也翻查过不少资料的,全国的这方面权威的专家我们也都去过了,可是......”

“嗯,转机是有的。”张大森把原本放在桌子下的手放到了桌子上面,“今天,我们先不聊这个罢。”

“可是...”方萍萍欲言又止,她的卡布基诺端了过来。她长舒一口气,端起咖啡,把话收了回去。

“你想聊点什么呢?”

“我们从高中就是同学,对吧?”

“嗯,这个不是去医院的时候,你曾经说过吗?”

“萍萍,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情。”张大森看着方萍萍,目光直接。

方萍萍觉得,即使他没说出口,也已经可以猜出他要说什么了。她突然觉得全身松散起来,但还是把胳膊放在桌子上,用手托起了腮,做好了倾听一个烂俗的故事的准备。

“我希望你能听我说完。”

方萍萍点点头,就算不是为了同学一场的情分,也要考虑妈妈的病情。

张大森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起来。

“高一的时候,你是一六班,我是一七班。那时,你的班主任是我们的语文老师。我没记错的话,她叫周玲。周老师上课很有意思,她很胖,腿上长满了烂疮,还总是用白色的药膏糊起来,可是同学们都不讨厌她。你知道,她一有不想上课的时候,就会拿一些诗歌啊,歌词啊,给我们念,还让我们听听流行歌曲。有一次,她提着录音机给我们听两只蝴蝶,还把歌词抄在黑板上让我们学。不过上作文课最有意思,她可以把要写的题目往黑板上一写,就不管我们了,有时,她会给我们念两个班写的比较好的作文。就是那个时候,我注意到你的。因为只要是作文课,周老师基本都会念你的作文,当然还有其他人的。不过在我眼里,别人写的都是垃圾,只有你的,我都会认认真真的听,你就像一个魔术师让我着迷。你现在还会写文章吗?”

“不会了,工作和家里的事情就已经烦透了,哪里有那个闲心。”方萍萍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应该写的,不过,也没有关系了。当时,只要是下课,我就会从你们班门口过两趟,有时你在,有时你不在,你不在的时候,我就站在门外,直到你回到教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我才能安心。”

方萍萍吃吃笑起来,她无话可说,因为从不记得高中有这样一个同学,可是却对张大森接下来的话提起了兴趣。

“萍萍,你知道吗?高二的时候,我们分文理科,我实在是对文科一窍不通,作文从来是40分,政史地从来是没有及格过。你选了文科,你当然会选文科。可我却盼着和你分到一个班上,就不管不顾也选文科。结果被我爸打了一顿。他打我我也一句话不说,不是不想说,是真的不会说话,说话总结巴,要不然我也不会一句话也没有跟你讲过。”

方萍萍的鼻翼生出了许多细小的汗珠,她被张大森逗乐了,笑出了声音:“可是你现在不是挺能说的嘛。”

张大森的表情却很严肃。方萍萍就停住了笑继续听。

“我爸托熟人,把我又调到了理科班。我们班离你更远了。后来...”张大森停顿了几秒。

“后来,你考了一个还不错的大学,我选了跟你同一个城市的医科大学。你不知道,其实,我可以上一个更好一些的。我说这个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有负担。当时,我们有一个同城老乡会,几个大学的老乡每隔几个月就要聚一次餐。大一没有多久,你就带了你的男朋友去,后来几次,他没有出现,再后来,你带来了另一个男的。”

张大森端起早已冷掉的水,咕咚咕咚全都喝掉了,他沉默了许久。

“萍萍,你能陪我出去散散步吗?”

方萍萍点头,拿起椅背上的大衣穿上,提起了皮包。

相跟着走出咖啡馆,街道上的车辆和行人已经很少,初冬的风也悄悄寒冷起来,方萍萍打了一个哆嗦,就跟着张大森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公园。

跟在张大森的身后,方萍萍重新打量起他。张大森应该和她同岁,却早早有了秃顶的迹象,他的背不知道是上学时就有点陀,还是后来慢慢变陀的,身高也不过168上下,因为低头和驼背就显得更低一些。此时,方萍萍看他却有一些不一样,除去外貌,仿佛多了一些别的说不清楚的东西。

公园里的灯光比街道上要稀疏、暗淡很多,张大森和方萍萍的身影的颜色也慢慢变淡。张大森还是在前面走着,既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继续交谈的迹象。暗处的长凳上坐着的男女终于从一番漫长的亲热中醒来,拉着手往出口的地方去了。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在一片黑色的树林里了。张大森抽完了他手中的第三支烟,他转过头看着方萍萍。方萍萍知道张大森看着自己,却看不到他的眼睛。

“萍萍,你被人跟踪过吗?”

方萍萍惊讶地摇摇头:“为什么这样问?”

“你只是不知道罢了。从你带了第二个男朋友去老乡会以后,我就开始尾行你了。”张大森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

方萍萍没有说话,她知道张大森正在等自己的反应。

“我能接着说吧,无论我下面说什么,你保证不会走掉,行吗?”

方萍萍犹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只要晚上没有课,我就会坐公交车到你们学校去,我知道你的课表,你上课的时候我都会坐在你们教室后面看你。你不上课的时候,就难了一点,你有可能去图书馆,我想进你们图书馆是要花费一些力气的。大部分时间你都是和王泽在一起,你们在学校的草坪上的时候,我就在不远处,我看着你们拥抱,接吻。我也想象我上课没有跟着你的时候,你们都干些什么。后来,你们去学校附近的宾馆开房,大多时候,我都住在你们隔壁。”

夜更深了,寒意逼人。方萍萍用胳膊抱着自己,张大森还是硬邦邦地站在原地,他身上的烟草味道也冷冷的。

“你怎么知道他叫王泽?我都几乎忘记了。”方萍萍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什么都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也知道。每次看你回宿舍,我才会回学校,大多数时候,已经是深夜。那时候,是我这么多年最美的时光,额,我指独自回学校的路上。因为末班车总是很早就没有,我都是顺着你们学校前的路一直走,虽然公交车总是绕很多弯,可是其实我们学校跟你们学校基本是在一条路上的,只不过很远。在那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和黑夜独处是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街道是你的,树木是你的,天空是你的,星星和月亮,空气和大地全部都是你的。只要我想,我眼力所及,耳朵所听,灵魂能感知到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唯独,你不是我的。我觉得自己虚幻又实在,短暂又永恒。”

方萍萍一动不动,仿佛被一种看不到的力量吸引了。张大森伸出双臂,轻轻地抱住方萍萍,冰冷的烟草味把她环绕起来。

“你能明白我吗?”

“不,你不能。你回到这个城市,于是我也回到这个城市。我享受尾行在你的身后,享受你离开视线后的空虚感。如果我不能跟在你的身后,我就找人跟在你的身后,把你的一切拍下来给我。”

“你有那么多的男人,我一点都不嫉妒他们。我知道你终将不是他们的。当然,你也终将不是我的。这件事,才是让我痛苦的。”

张大森把方萍萍抱得越来越紧,就像一条粗糙的冰冷绳索死死缠住她。

“你放开我,我请你放开。”方萍萍看到越来越多的哈气从自己的嘴里冒出。

张大森放开了一只手,方萍萍觉得能够挣脱的时候,一方手帕死死地捂在了她的口鼻上。

“我们坐下,好吗?”

方萍萍的天地旋转了起来,身体轻飘飘的,一双手扶着她,坐下的一瞬,又像是身上绑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再也站不起来。

张大森把方萍萍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萍萍,我的痛苦只有你能帮我解除。你不明白,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明白。”

“萍萍,明天早晨,你会被发现死在这里。人们会推断你是自杀,会推断你也许有抑郁症,你的抑郁症跟你的感情和家人脱不了干系,只有死,你才能够解脱。我会去参加你的葬礼,在你的葬礼上和你的家人一起痛哭。”

“萍萍,我爱你。”

“我为你写了一首诗,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写过诗,以后也不会再写。你想听一听吗?”

 黑夜孕育出一场大雪

     你像初生的婴孩

     和雪花融为一体

 无人经过

 也永不融化

 

 

 

我放下手中的笔记本,望着对面的王大夫。

“我不知道能不能相信这个故事,如果是真的,你就是杀人犯了。那么就应该是你的秘密。”

“我不在乎你是否相信,我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当然,也希望你能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为什么选我?还有,你不怕我报警吗?毕竟,我们不算太认识。”

王大夫扶了扶眼睛,阳光和建筑物把他的镜片分成了忽明忽暗的几何图形。

“你不会报警。这个我是慎重观察和考虑过的。”

“哦?为什么?”我冷笑。

“每个人都有很多身份,总有一个身份是最重要的。你可以是商人,白领,小说家。我推断你最在意的,是小说家。”

我沉默了,因为他说的多少无可否认。

他递给我一支烟,我接下放在了桌子上的笔记本上。

“我可以提一点要求吗?”

我点头。

“不要用真名。”他吐出一个近乎圆形的烟圈,烟雾后的目光凌厉不可商量。

“你或者家人身体有问题,尽管来找我,当然,还是祝你健康。”他起身离开,很快消失在人群里了。

我拿起他递给我的烟,想要抽几口,却发现,我没有火。

 

 

 

 

 

添加关联
收集到看板
分享到

关联的云图

全部作者的其他日记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依然筱林 2016-1-5 21:34
为什么要拉回现实,一次完美的谋杀呀。
回复 ifif 2016-1-6 08:51
依然筱林: 为什么要拉回现实,一次完美的谋杀呀。
试验一种新写法,爽完再不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4-22 13:0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