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3
阅读 305
热度 0

第二章

婚 事

 

老长贵把白树头的白会计往黑黑的堂屋让着,却没有什么可招待,来回打转转。白会计把手上的一串黄灿灿的油馍向老长贵递了过去。

“支书家炸油条咧,一大清早就上俺家去,叫我别忘了给你家捎来,你看,给我的时候才刚出锅。”

老长贵憨憨地笑着,就要把油馍掰下来几个招待白会计。

“可不敢,可不敢咧。”白会计推让着不接。

老长贵就那样举着,放下不是,拿着也不是,沾了一手明晃晃的猪油。

“凤如咧?”

“她上南地河沟去啦。”

“跑那远?”

“诶呀,闺女家的,不好往井边去,说是围着一群妇女,没话说。”

“大学生,就是跟咱农民不一样。县里给分配到哪啦?”

“槐李。”

“噎,槐李好,离家近。”

“诶。”

白会计说着就要走,说是要去乡里开个什么会,不好再耽搁。

老长贵留了几留,也没留下白会计吃晌午饭,远远望着他走出去好远,才回转家里去。

“小串儿,小串儿。”老长贵喊小串子,小串子不知道又跟谁上哪野去,这野娃子,油条刚炸出来,吃着才脆哪。

小串子谁也没有跟着去野,他跟着老姑在河边逮小鱼。王凤如从罐头瓶里抓了一把碱面儿洗头发,头发油亮亮的黑,沾了水垂在河水里,河水一晃一晃,河水里的头发也油亮亮的黑。

“老姑,老姑。”小串子喊王凤如。

“咋了?”王凤如回。

“你看,我摸了一条大鱼。”小串子抓着一条小鱼给王凤如看。

“这大。老姑上班了发了工资给你买更大的,过年的时候,让你奶给咱炸着吃,中不?”

“中!”小串子手一滑,鱼就跑了,扑通一声把水都给搅混了。小串子也不可惜。

“过年了,老姑给我买胖头鱼,要十斤那么大。”

“二十斤!”

“三十斤!”

“四十斤!”

“老姑放卫星。”

“你还知道放卫星咧?”王凤如把头发在水里面摆着,一遍又是一遍,笑话起小串子来。

“我啥不知道?我啥都知道。”

“你还知道啥?”

“我还知道,志远哥偷着喜欢你!”

“小屁孩儿。”王凤如捧起一捧水就扔小串子。

小串子哇哇叫唤着跑走了,想是又找哪几个野娃子摔洋牌,弹杏核儿去了。

王凤如攥干头发上的水,风一吹,吹得芦苇棵沙沙响,吹得王凤如的头皮一阵凉。她赶忙拿起罐头瓶,往家去了。

王凤如一路走,胸脯也跟着一路晃,天太热了,连个小背心也不想往里边穿。王凤如就用头发一个劲儿挡,谁看见就不好了,谁看见要笑话咧。

走着碰见了背着筐拾粪的王志远。

“凤儿,凤儿。”

“志远。”王凤如只把头发往胸前搁,还没说话脸就红了。

“听说你分到槐李了?”

“嗯。你准备做个啥呢?”

“我爸叫我去咱村学校当民办老师,我不情愿。”

“咋不情愿?”

“民办老师有啥当,没出息。”王志远说着拿眼望远处。

“哦。我跟你说个事情。”

“啥事?”

“你晚上去河边等我。”

“啥事?说呗。”

“不说,晚上说。”

“那中,我去拾粪了,昨个有个赶猪倌从咱村过咧,不快去,就叫旁人拾走啦。”

“快去,你快去。”

王志远背着粪筐往大路上去了,王凤如低着头斜眼看他,一直把他看成个小黑点。

回到家,王凤如看见晾衣裳绳上挂了一串油馍,晃晃悠,晃晃悠,油馍用柳树枝穿着,日头一照,黄灿灿的。王凤如就喊妈。

“妈,妈,又不过年,咋炸油馍啦?”王凤如的妈在织布,听见闺女喊就拿着小脚打堂屋走出来了。

“白树头,白会计提来的,说是支书叫捎来的。”

“哦。”王凤如不支声,想起冯孝立昨个在河边截他。

“凤儿,你爸说,不如去见见,听说冯支书德行好的很,你要是嫁过去,亏不了。”

王凤如不说话,就往屋里钻。王凤如的妈直叹气,说从小把老闺女惯坏了,一不如意就要扭头走。

王凤如听着,心里更闷闷的,把一头湿头发就枕在枕头上,只盼着晚上去见王志远。

王凤如走近河边的时候,见一个瘦瘦的黑影正坐在那,嘴里还叼着一根芦苇穗儿。王凤如就忍不住地笑,也不知道自己笑的啥。

“志远。”王凤如喊王志远。

“凤儿,你听,青蛙咕哇咕哇,蛐蛐儿吱吱吱吱,麦基鸟也吱吱吱吱,像不像大合唱。”

“咱上学时候,也举行过几回大合唱咧。我唱的女中音。”

“我唱的男高音。”

“记不记咧刘二军,唱歌跟哭一样式的。”王凤如想着想着就哈哈笑起来,笑起来就没个头,腰都直不起来啦。

“咋不记咧,记得真真儿的,你听的还少,他在宿舍没少叫唤。”

王凤如听了笑得更是停不下来了。

“你找我说啥事?”

“也没啥事。”王凤如不笑了,风吹过来,她觉着王志远身上的汗味儿真好闻。

“肯定有啥事,你也瞒不住我。”

“冯孝立,二班的。他托人来俺家说媒。好几回了。你觉得他咋样?”

王志远不说话。

“问你呢。”

王志远把手里的芦苇穗一扔,扔到了河里头,荡起来一圈一圈的水纹儿。

“我不认识他。”

“你咋不认识,他那时候跟咱班男生打了好几回架。”

“我说他好,你就愿意嫁给他了?”

“只要你说他好。”王凤如赌气似的,拽着辫子使劲。

“我说他好。他可算好。”

“中,我明个就跟我爸说,我愿意嫁他。”说着王凤如用牙咬着嘴唇,就开始抹眼泪,王凤如的眼泪掉的哪都是,天黑着,除了天上的月牙,谁也看不见。

王志远能看见,王志远慌神了,不知道把手往哪放。

“凤儿,我说错了,我说错了。你别哭,别哭,中不。我最烦女生哭,一哭我就不知道咋办。”

王凤如还是哭,哭的脸上,手上,嘴巴里全是眼泪,咸苦咸苦的。

“我心里喜欢你,你肯定知道。”王志远啥也顾不得了。

“我不知道,我咋会知道。”王凤如不哭了,低着头不敢看王志远。

“那你现在知道了。你去上师范,回来就分配了工作。我上完高中就回家来了,啥出路都木有,我不敢叫你知道。就算是托媒人去说,媒人也木有愿意的。”

“那...那...”王凤如不知道咋说。

“现在政策越来越好了,我想去南方闯一闯。没个人样,我就不回来了。”

“我不嫌弃你没工作,你去找媒人说,我回去跟俺爸妈说。中不。”王凤如心里知道王志远的心胸大着咧,却还是不甘心想问一问。

“凤儿,你要信我,就等上我一年。”

王凤如又哭了,王志远一下都不敢替他的凤儿擦,急得直挠头。

王凤如没有说等,也没有说不等,就回家去了。王志远还呆呆地坐在河边,听他的大合唱。

回到家的时候,王凤如脸上的眼泪都干了,她心里说不出来的又苦又甜,像是生病的时候,喝上了一口白糖水。    

白树头的媒人来了几回,都不见有准信,就不再来了。就是冯孝立时不时还要去槐李学校外面等王凤如。下课的时候,他总是老远喊:“王凤如,王凤如。”学生们听了都偷偷笑,王凤如也不看他,该干啥干啥。

一回上作文课,王凤如站在讲台上批讲作文。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地里的麦子都熟了,人们都在忙着收麦子--这都是谁?谁家的麦子是在秋天收割的。李晓峰,你站起来,告诉老师,你家的麦子是秋天割的吗?”

班里的学生哄哄地笑,冯孝立不知道咋溜进来,也站在窗户边哈哈地笑。班里的学生听见了,笑的乱作一锅粥,把王凤如的耳根都给气红了。

又有一个星期天,王凤如收拾了东西回家去,冯孝立就又在路上截住了她。

“王凤如,以后我就不能来看你了,过几天我就去信阳当兵去了,我们庄的白松林也跟我一起去。”

王凤如不搭理他,脚步更快了。

“要不是我眼睛有点近视,还能去当飞行员咧。”冯孝立吊儿郎当地只顾自己说,也不管王凤如搭理不搭理他。

“不过飞行员也木有啥好的,飞到那老高的,吓死个人。”

冯孝立一路讲着笑话,王凤如一路走,只装作听不见,有时候被逗笑了也憋着不出声。冯孝立这样一路把王凤如送回了家门口,还是站在院墙外面不愿意走。

“我到部队给你来信,你可要回啊。”

院墙里没人吭。

“我走啦。”

冯孝立蹦起来往院墙里头看,见空空的没有人,就耷拉着头真的走了。

二嫂有了身孕,肚子日见鼓起来,再干不了田里的重活,坐在屋里织花布,把冯孝立的话听得清凉凉的,只憋着偷偷地笑,跟王凤如说这冯孝立脸皮咋这样的厚,像墙头一样。王凤如也只眯着眼笑笑不说话,就帮着二嫂织花布。

王凤如每个月把二十块钱的工资给了老长贵,自己只留五块钱。家里的光景比以前,好了许多,时不时蒸上一锅白面馒头,一家人两顿饭,辣椒都不用就一个,就吃完了。大嫂二嫂见了王凤如,脸上也都堆着笑,没有一个人劝她快些找婆家。

“凤如是大学生,跟平常的闺女不一样。才22,急啥。那咱乡的单身汉排着队等着咱凤如哪。”大嫂这样说。

“那也不小了。”老长贵愁苦地看着老闺女,不知道该咋劝。

“挣着工资,吃着公粮,不愁。”二嫂这样说。

老长贵跟老伴儿一声声唉声叹气,王凤如只装作没听见,一心等着王志远快些回来。

可是王志远一去,就一点信儿都不见了。倒是冯孝立的信一封接着一封,一封又接着一封。

“凤如:

你好吗?家里还好吗?工作还顺利吗?希望你们班的学生能够少捣蛋,多学习,成绩好了,你们校长肯定就喜欢你了,你说是不?我一切都好,虽然部队里训练很艰苦,可是我一想到你,就觉得是甜的了。我从新兵连分到了通信连,白松林分到了炮连。我现在是个报务兵了,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学发电报,很有意思。另外,部队里的伙食特别好,我很想邀请你来尝一尝。可惜你不会来,对吧。

祝你工作顺利

盼回信

                                你的好同学  冯孝立”

“凤如:

你好。这几天,天气变的特别冷,还下了好大一场雪。不知道家里下雪了吗?要是下雪了,就能去地里头逮兔子啦,兔子跑的快,可是没有狗跑的快,要是我在家,一天就能逮上个一二十只,全都剥了皮给你吃。不训练的时候,我们连里的兄弟一块堆了一个好大的雪人,可好看。我给你写了好多封信,也不见你给我回一封,我知道上学的时候,我学习不好,思想也不进步,可是为了向你靠拢,正在改造自己,等我回家探亲,去看你。说不定你都认不出来我了咧。我绝不是以前一样的郎当样了。我会不断地进步,直到能够配上你。

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盼回信 

                                 想念你的   孝立”

“凤如:

过年好!我这几天特别想家,也特别的想......你过的还好吗?家里包的饺子肯定特别好吃。不过部队里,很多兄弟一起过年,也不寂寞。只是部队里除四旧,放炮也不让。我在家里,最喜欢的就是放炮了。我最近看了很多毛主席的书,觉得受到了很多教育。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特别想知道。

是不是我说想念你,你就生气了,你要是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祝你身体健康

盼回信

                                            孝立”

王凤如一心想着,这些信要是王志远写来的该有多好,哪怕有一封是王志远写的也该多好,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日子像河水一样,哗哗流走了,王凤如怎样也打听不到王志远的任何消息。

问王志远的妈,他妈直摇头,他爸嘴里一直骂,说他借了亲戚好多钱,还都还不上,就权当没有生过这个儿子。王凤如的心一天天的在想念和等待中消磨掉了,她真怕王志远永远都不回来,真怕王志远在南方遇到了一个比自己漂亮,比自己能干,更会讨人喜欢的女人。想着想着,王凤如甚至勾画出了那女人的眉眼,那女人的腰身,那女人笑着趴到王志远身上的样子。王志远一定是遇到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再也不会回来了。每次这样想,王凤如都觉得全身无比地疼,又无比地空,想的多了,好像自己想的都已经是事实一样。

王凤如带着对王志远的气恼给冯孝立回了第一封信,她自己也说不清为啥会回这封信。

“冯孝立:

你好,你写的信我都收到了。我过的很好。希望你在部队好好的锻炼,为国家服务,为人民服务,争取做出贡献。回乡探亲的时候,你家里也能为你骄傲。还希望你以后少写信,多钻研业务,不要因为写信耽误了你的前途。

祝你 万事如意

                                            王凤如”

 

冯孝立的信像飞的一样寄了过来,比原来更多,更长。他在信上说收到王凤如的信怎样怎样激动的睡不着,怎样怎样要求进步,又怎样怎样的想立刻回来见王凤如。

终于,他回来了。不是王志远,是冯孝立。骑着一辆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他站在一片飘飞的杨絮球中,站着军姿,等在王凤如的学校门口。

王凤如差一些就恍惚了,他认出来这人是冯孝立,远远看过去,竟然胸中升腾出一股不能名状的情绪,心脏在平稳的跳动中添加了一些带着美好的东西。冯孝立喊她王老师。

“王老师,你下课了。”冯孝立的脸上有着遮不住的光彩,什么都没说,又好似什么都说了一样。

“咋喊我王老师,笑话人一样,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信上没说。”

“赶不及,一接到命令,就马上回来了。”

“噢。”

“你上车,我送你回家。”冯孝立拍拍自行车后座。

王凤如止不住心里一阵的难受,王志远背着粪筐拾粪的样子在脑子里蹦了出来。

王凤如上了冯孝立的车,用手紧紧抓住车座下面的弹簧,车子从石子儿上碾过去,车子一打颤,王凤如猛地差点掉下来。

“王老师,你抓住我的衣裳。”

王凤如就抓住冯孝立的衣裳,自行车的车链子哗啦啦地响,脆生生的。

冯孝立把王凤如送回了家,老长贵正在院墙外面沤粪,他把黄土垒起一个圈圈,又刚搂回来的干树叶围成一个圈圈,最后一桶一桶地往圈圈里灌稀粪,远远地就能闻见老人的、大人的和小孩的屎尿掺在一起发酵了许多时日的臭味。

冯孝立把自行车扎好,就问老长贵。

“长贵叔,沤粪呀。”

老长贵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就问王凤如。

“凤儿,这是哪里来的解放军?”

“这是白树头的冯孝立,我同学。刚从部队回来探亲。”

老长贵搁下大粪桶,忙慌把手在褂子上左擦擦,右擦擦。

“哎呀,孝立,快,快,进屋,站这怪难闻的慌。”老长贵把沾了黄粪的鞋底在门槛上蹭了蹭,就要把冯孝立往屋里引。

“我不坐了,叔,我就是给王老师送回来。我先走啦。再见!”

冯孝立看看凤如,没看够,上了自行车,又扭头看看,才算走了。

老长贵看着冯孝立的背影,嘴里一直念叨着:“王老师,王老师。当兵的就是有纪律。”

等白树头的媒人白会计再次登了门,两家一商定,冯孝立和王凤如的亲事就算彻底定下了。

每个人都欢喜的不行,特别是小串子,嘴里吃着糖,手里,兜里塞得满满都是,鼻涕都要流到嘴里了,也腾不出手来擦,舌头伸出来,一吸溜,和糖掺着一块咽进肚子去了。

二嫂家的小香豆刚刚站稳,也学着歪歪扭扭地走过去,抓着满手的糖,还要抢哥哥的。

王凤如看着一大家人因着自己婚事的敲定,都是笑呵呵的,便也随着一起笑呵呵起来。

那天,夜晚刚把白天一口吞下去,星星们就都露了头,一颗一颗特别亮,一眨一眨的,像是都会说话,像是都在说,志远回来啦,志远回来了。一睁眼,王凤如望见床头搁着冯孝立给扯的一摞子花布,才明白原来不过是个梦。王凤如没有哭,她几乎肯定,那个说让自己等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添加关联
收集到看板
分享到

关联的云图

全部作者的其他日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关于稻田| 稻田 ( 豫ICP备13004607号-1 )

GMT+8, 2018-4-27 01:19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